墨坛文学网> 末世萌妻攻略 > 第343章滚动
    那手刚抽出一半,便被游寒握住,一把拖了过来。

    身子冲破那珠帘,发出珠帘滚动的清脆声音,面前的棋盘,因为两人的举动而打翻在地,滚向青石板上,滚出亭苑,落在那雨滴落的大地上。

    而傅子佩一头撞进游寒怀里。

    “傅局长好久不见。”游寒低头看着在自己怀中的傅子佩,唇角的笑容透着满意。“一见面,就这么热情,是不是不太好啊。”

    “如果游部长愿意拿开放在我腰上,抱着我的手,以及放开我的手腕,我非常愿意不对您做出这样热烈的举动。”

    “哦,我想傅局长您误会了,这是我新学习的一招擒拿术,专门用来捉像您这样不打招呼就来到首都基地的来客。”

    士兵听到棋盘落地的声音,向着亭苑赶来。

    傅子佩立马低头躲进游寒的胸膛内。

    她已经准备好了逃生之路,但是她不想杀人,如果让士兵知道了自己来了,肯定会引起骚乱,这对她的逃生会造成很大的影响,也会让她徒添杀戮。

    “部长我听到这边棋盘打翻的声音,您没事吧。”

    “没什么,我下输了,跟人家发脾气而已。”游寒的语气透着一股子无赖。“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了,给我准备间最近的房间,我要进去下。”

    “是。”

    扎满红布的新房内。

    傅子佩有些尴尬的坐在榻榻米上,不敢去看游寒,只敢看着面前的两杯水。

    宋和擅长于炼香,只要自己打开怀中的梅花香粉并且将香粉点燃,早已潜入宴会的宋和便会释放迷香来救自己。

    论战斗力自己不是游寒的对手,她也找不到人来成为游寒的对手,除非杨攸宁还有可能,可攸宁现在又不在身边,自己只能走一些旁门左道了。

    “啧啧,才几天啊,就对我如此热情,您该不会是对我旧情难忘吧。”游寒侧坐在房门口,明明是充满调戏的话语,却用了极其冰冷的语气来说。

    “我们虽然不在一起了,但至少我没有把你当敌人,你放过我这一次,下次,我在H基地抓到你,我也放你。”

    “你是在跟我谈交易吗?”游寒缓缓转过头,那双幽深的双眸里,夹杂着复杂的情愫。

    傅子佩看着那脸颊,心脏像是被攥紧般的疼,羞愧的低下头,脸颊通红,抓住面前的茶水,便喝了下去,希望能让自己更加理智清醒一点。

    “恭喜宿主,韩熙载夜宴图的开启密码为鸿门宴,您已成功开启韩熙载夜宴图,奖励两个月生命值。”

    舞草,自己什么都没有做,怎么就开启了呢。

    “你不敢看我啊。”游寒唇角的笑意渐冷。“你放心,对你这样的女人,我早就没什么耐心了,你不爱我,我也不会爱你。”

    那决绝的语气里,却藏着一股子耍性子的感觉。

    “以前的事情实属抱歉,我希望你以后能过的好。”傅子佩感觉自己的脑袋有点晕,本想借着冷茶,让借着理智一点,怎么现在意识越来越模糊。

    自己还觉得胸口很涨,浑身都散发着热烈,下意识的就想去扯自己的衣服。

    一把抓住自己的手,不行,自己不能这个样子。

    眉头紧锁。

    “你真特么绝情,这么久,你对我就一点感情都没有。”游寒靠近傅子佩,一把抓住傅子佩的肩膀逼问她。

    被游寒抓到肩膀的那一刻,自己居然有一种想要扑上去,撕开游寒衣服的强烈冲动,自己这是怎么了。

    不行,自己要冷静。

    一把推开游寒。

    “对,我就是这么绝情,我对你从前没有,现在也没有感情。”在推搡过程中,自己腰间的符咒小包掉了出去。

    “呵呵,既如此,那你就滚吧,滚出去,被那些士兵抓去送给曾梦兰吧!”游寒被傅子佩绝情的话激怒。

    滚,这个字点亮了神志已经不清晰的傅子佩神经。

    “对,滚,你快滚吧,离开这里,快滚!”本能的推着游寒离开,等游寒离开,自己就可以用清心符咒让自己冷静下来了。

    越看游寒越想将他扑倒,推着他的手的力气越来越小,几乎下一秒,就想要握住他那冰凉的手。

    “傅子佩你有毛病吧,你搞清楚状况!”游寒被傅子佩推着往后退,一把拽住傅子佩推自己的手。“这是我的住宅,该离开的人是你,而不是我!”

    眼神中隐藏着一股要爆发的怒气。

    “滚!”游寒冰冷的手触碰到自己的时间,感觉一股电流滑过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身体忍不住一颤,下一秒,便想抓住他的手腕,用最后的理智将自己的手腕从游寒的手里挣脱开。

    “既然我们已经不是我不会像以前那要惯着你了。”

    傅子佩向后退了好几步,身体重心不稳,倒在了地上。

    游寒本能的想要去扶她,却看到傅子佩伸出拒绝的手,那一幅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让游寒那刚浮现的怜惜之心烟灭在心头。

    缓缓握紧拳头,心中涌现出想要离开的想法,步伐便已随心而动。

    刚转过身,便感觉到不对劲。

    缓缓转过声,眼神中藏着疑惑的光芒,眉头紧锁的看着傅子佩。

    不对,她的表情看上去很淡定,脸也很红的样子。

    缓缓向着傅子佩走来。

    只听见傅子佩低沉的喊了一声。

    “别过来!”眉头紧锁的撑着桌角试图坐起来。

    可自己浑身没有一点力气,软绵绵的,热心那团火不住的躁动,看着游寒的脸颊,那火便更加烈了起来,偏偏游寒还不肯走。

    浑身充满着疏离的禁欲系气息,可心的躁动已经完全控制不住了。

    “你的脸颊怎么会这么红。”游寒缓缓低下头,带着审视的眼神看着傅子佩,她实在弄不明白,傅子佩的脸怎么会这么红。

    “房间里太闷了。”手不由自主的想去拉游寒的衣服,用最后的理智按住自己的手。

    砰!

    身体失重的倒在桌子上,桌上的茶杯滚落在地上。

    “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游寒眼神中先前的烦躁皆被浮躁冲淡,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关切。

    “帮我!”傅子佩伸手拒绝游寒的搀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