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网> 剑破江山 > 第四十一章 帮主饶命!
    方中锦站在万众瞩目的焦点,手中甩出一支晶莹透绿竹笛。

    这竹笛气孔在空中破风,划出一道尖锐的笛声。

    这一举动果然引得丐帮众弟子的吃惊,就连原先洪壮的哨声也为之咽。

    毛富贵见到丐帮弟子的异状,怒吼道:“不许停下!赶紧!赶紧!”

    这些丐帮弟子被帮主一催促,忙又昂头齐声吹哨。

    群蛇也继续被哨声催促着向大殿顶上爬去。

    只是这几百人同时露出惊愕的神情,是绝对逃不过方中锦的眼睛的。

    他心中一动,觉的这群人吃惊的神情有些古怪。

    若仅仅是因为他拿出了丐帮帮主的信物,这群人不至于惊骇成这样。

    方中锦敏锐的感觉到,手中竹笛必定还有奇异之处。

    但是这宝贝日日揣在怀中,若有什么厉害机关自己早就该发现了。

    方中锦心中一动,扬起手,又将笛子在空中一甩。

    笛子再次迎风呜咽,方中锦细看底下丐帮弟子。

    这一回他们虽然仍旧魂不守舍,但是脸上骇然之情已经不见了。

    方中锦心中暗忖,看来笛子并不是能杀人于千里的武器。

    他又四下一张望,这一下总算发现古怪之处。

    本来群蛇在丐帮的哨声胁迫下不断地向屋檐上攀爬,眼看就要爬上屋顶了。

    但是竹笛在风中一响,群蛇像是乱了分寸一样。

    有些昂头呆立,有些缩成一团,总之不再是先前那样拥挤着一齐往上爬了。

    方中锦福至心灵,忽然将竹笛靠在唇边随意吹了个调子。

    这调子灵巧轻快,像是燕子忽然在云间转了个身。

    果然群蛇似有感应一般,各个昂头吐信,也像调子一样调皮地抖了抖身子。

    方中锦又吹了个呜咽的调子,那些青蛇们则统统俯下身子不动,不知是不是因调子里的沧桑而心有感触。

    方中锦心中好笑。在这些青蛇难道还懂音律不成。

    他不知道在天竺国,就有街头卖艺人靠吹笛引蛇跳舞挣钱。

    方中锦虽然猜出了这笛子的用途,可惜仍旧不知道如何控制群蛇。

    好在这些青蛇在笛声控制下不再向上攀爬,方中锦也算是解了燃眉之急。

    此时他打定主意一个一个调子尝试下来,反正底下的毛富贵此刻除了瞪眼,也没半点法子对付自己。

    想到这里方中锦有随意地吹了几种不同调子。

    或是跳跃,或是平缓,再将这些调子下群蛇的表现一一记在心中。

    方中锦这番心定神闲,可把底下的毛富贵急出火来。

    奈何自己上不去屋檐,那小子也龟缩着不肯下来。

    毛富贵又对这丐帮帮众大吼道:“你们愣什么,赶快爬上去把那小子给带下来!”

    这个命令虽然发的响亮急躁,可在丐帮弟子中却像是石沉大海一般。

    其实在几年前,丐帮众人已经与方中锦交过手了。

    那时候丐帮众人就因为一个也不会轻功,还请求方中锦帮忙翻入金华城中。

    如今虽然是时移世易。丐帮众人的武功都是突飞猛进,但是该不会轻功,仍旧是不会轻功。

    武功一道,虽然可以靠旁门左道快速刺激增长。但是并没有不学而凭空就会的道理。

    群丐们低着头用眼角互相推诿,如今他们仍旧是一个也飞不上这样高的屋檐。

    更何况梁柱之上爬满了青蛇。

    虽然他们身上都带了避蛇的药物,但是若是把蛇惹恼了,硬是来咬自己一口也不是好受的。

    就在这段时间里,方中锦已经反复用竹笛吹了好几个调子。

    忽然他笛声一停,朝着众人露齿一笑。

    这从容不迫的笑容,底下的丐帮弟子们也看不清楚。

    毛富贵见群蛇又恢复正常,他吹了一哨子,青蛇们又向上挪动着攀爬起来。

    毛富贵心中大喜,口中不停,连忙挥手让丐帮弟子们跟着他一起吹哨。

    而丐帮弟子这一回更是迟疑。他们像是早就知道了什么毛富贵不清楚的事情一样,哨声稀疏迟缓。

    这时忽然听到屋梁上传来一段竹笛曲调。

    这曲调已经不再是几个简单的音节。而是一首大家都未听过的曲子。

    其实这曲子是方中锦临时所创。

    他已经试出什么调子能让群蛇做出何种举动。

    而方中锦在心中为群蛇规划出一系列的举动,并将对应的调子在心中连起,缓缓吹奏出来。

    就见群蛇果然调转了蛇头,向地面攀爬过去。

    方中锦曲调不停,群蛇也挤挤挨挨地不断向前爬去。

    直到这时,毛富贵才知对手真正的恐怖之处。

    但是他身上带着避蛇的雄黄,所以并不太担心。

    只是今日这一战实在拖得太久了,他不耐烦的对群丐说道:“莫管那臭小子,把蛇赶开我们继续去找人!”

    群丐们也知道:如今他们的命运都同毛富贵联系在一起的。

    毛富贵若死,他们也一个都活不成。

    这群人都不知道该同情毛富贵,还是该同情自己。

    总之丐帮弟子们心情沉重,面容尴尬地地呆立原地,也不知道是该进好,还是该退好。

    而被丐帮自己带来的那群毒蛇却是不依不饶,一条一条都认准了毛富贵而来。

    毛富贵见群蛇竟然不怕他身上带的雄黄饼,也是无计可施,只能死命催促四位抬轿弟子赶快驱离蛇群。

    不一会便有一个抬轿弟子被蛇咬中小腿,身子抽搐了一下便坐在地上。

    他也知道被蛇咬了第一件事情就是不要催动内力,尽量减缓毒液流动。

    四人抬的轿子塌了一角,差点把毛富贵掀翻在地上。

    他心中怒极,一巴掌拍在抬轿弟子后脑脖颈上。

    脖颈离心最近,这一毒掌下去,那弟子必然是命不久矣。

    就见那弟子反过来惊愕地看向毛富贵,口中“咳咳”不知道要说什么。

    最终他一句也没能说出,倒在地上毙命了。

    毛富贵想让剩下三人抬着轿子,却没想到青蛇早就在刚才那一会儿功夫咬伤另外三名弟子。

    这三人知道蛇毒发作是顷刻便死,毛富贵的毒掌是立时毙命。

    横竖都是一死,三人反倒不再管毛富贵,全都放下了轿子。

    毛富贵见这三人已经不再听从自己,便是怒急攻心。一人一掌劈在他们心口,顷刻间也都了账。

    这是时机这么一耽搁,青蛇便沿着轿辇爬到毛富贵身上。

    毛富贵双眼突出,看着青蛇成群在他身上游动,滑腻的蛇身冰冷可怖。

    毛富贵终于喘着粗气喊道:“快停,别吹了!”

    方中锦却似没听见一般,笛声转出了一个花哨的抖音。

    毛富贵看出今天就是自己毙命之日,仰天想要大叫,却最终没能叫出什么、、。

    攀爬在他身上所有青蛇在笛声的指挥下都张开蛇吻,几十张毒口一齐咬向毛富贵。

    毛富贵身子一阵扌~由扌~畜,终于不能再挣扎了。

    方中锦满意地站在高处,眼看着毛富贵再也不能作妖。

    不管他是不是要找洪温,总之知道洪温秘密得人越少越好。

    正当他转头皱眉看向其余的丐帮弟子时,却见他们忽然一起跪地,口中震耳欲聋地喊道:“请帮主饶命!请帮主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