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网> 冷教授的舞美人 > 第502章 热泪盈眶
    而他之所以忽然戴墨镜,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他担心待会儿他真会喜极而泣。

    此时此刻,沈雁如距离那辆豪车所停在的位置,直线距离不到三十米。

    因此,当凌书珩跨出车门、戴着一副墨镜、身姿凛然站在那儿时,沈雁如立马变得眸光颤动,心神恍惚。

    “是他……是他……真的是他……”她的嘴边极其虚声念叨。哪怕距离还有一点远,她依然能够清晰的认出他的身影,那么高大伟岸、那么英武不凡。

    见沈雁如忽然变得心神恍惚,目不转睛直视前方,而且嘴边还在念叨什么,倏然,旁边的骆新军也变得浓眉紧锁。

    他也望见了自前方那辆豪车里出来的凌书珩的身影,同时他也感应到了什么。

    蓦然,他的心口一沉,感觉一阵刺痛。他也轻易认出了凌书珩,知道凌书珩是过来向他讨回某样东西的。

    一直以来,他并不希望这一天的到来。但是他又明智,这一天迟早会来。结果就在今天,它“终于”来了。

    不过总体上,他又是淡然的、释怀的、无谓的。本就不属于他的东西,现在要他归还,哪怕他很舍不得,却也还是会归还。

    “雁如,故人来了,真是稀客啊……”忽然,他主动对沈雁如说。

    沈雁如凌乱的思绪立马被他打断了,回过神来,强忍着眼泪,望向他说:“故人只能代表过去,跟现在完全无关。我不见他。若他过来了,说我不在。”说完之后她真的转身进屋,不打算跟凌书珩相见。

    因为她觉得他们之间,真的没有必要再近距离相见。远远的看他一眼,她便满足了。现在她的这种生活,她也感觉挺好。她不想再经历任何人生的波澜,就想余下的半生,平静安逸、与世无争。

    “呵,他都找到这里,亲自过来了,你又这么可能不见?”当她迈开几步后,骆新军又轻呵一笑,看着她的背影低声说。

    沈雁如的脚步自然又停下来,还是背向骆新军说:“这是他的事,与我没关系。新军,你要招待他,那也是你的事。”说完之后她再次提步,进到了东面的房间,关上了房门。

    “雁如……”见她是认真的,骆新军又虚声呼唤她一句。

    然而,她没有再理会,好似没有听见的……

    站在前方马路边,凌书珩也望见了沈雁如和骆新军。

    他也轻易认出了沈雁如。在他看来,沈雁如的身影也还是那么婀娜、那么娉婷、那么苗条。

    由于内心很是激动,他便一直愣在原处,张望着跟沈雁如对视了好久。

    直到沈雁如转身进屋,不再跟他对视,他才回过神来。

    “艳茹,真的是你……花费了二十几年,我终于找到了你……”他也自言自语念叨,同时步速很慢,朝她家大门口走近。

    终于,他走到了她家大门口。可是,她已经躲进了东面的房间。大门口站着的,独剩骆新军。

    原本凌书珩还打算直接进到东面的房间,去追沈雁如。不料,当他也迈到大门口时,骆新军忽然伸长一根手臂,拦住他的去路。

    骆新军面无表情,但是很客气说:“凌先生,真是稀客……”

    凌书珩的脚步自然又是一顿。他也没有想过,时隔二十二年,仅有一面之缘的骆新军,居然也还认得他。

    “骆先生,你好。”他也冲骆新军点头,以示打招呼。他挚爱的女人沈艳茹,化名变身沈雁如,嫁给了眼前这个骆新军,不久前他便已经查清楚了。

    骆新军又极力冲凌书珩挤出一丝微笑。而他之所以始终记得凌书珩、第一眼便能认出凌书珩,就是由于他知道,在这二十二年里,沈雁如不曾忘记凌书珩。

    也由于沈雁如内心深处对凌书珩的惦念,这么多年来,他饱受煎熬。他很不甘心,却又无能为力,因为他真的没有办法将凌书珩这个人,完完全全自沈雁如的心上剔除。

    这会儿,他又故意询问凌书珩,“你来我家,找谁?”

    凌书珩轻轻启唇,本想开口,说找他的女人。结果,临时他又变了,说:“……找艳茹。”

    忽然,骆新军又是一笑,直接告诉他,“刚才她也看到了你,不过不想再跟你见面。你走吧。”

    凌书珩自然不听。呵,他找了她这么多年,今天又刻意跑过来,怎么可能轻易回去?

    “没有见到艳茹,没有跟她聊过,我是不会回去。”他又告诉骆新军。语气平静,态度坚决。说完之后轻轻推开骆新军拦住他的那根手臂,继续往东面房间去。

    走到门口后,他不停的敲门、不停的说话,“艳茹,艳茹,你出来,我知道你在这里……我找了你二十二年,好不容易才来到这里,你不要再躲着我……”

    而房间里面,沈艳茹早已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泣不成声。现在她不想出去跟凌书珩见面,也是由于担心伤害到骆新军。毕竟他们做夫妻,也已经做了这么多年。骆甜甜不是骆新军的亲生女儿,可是这么多年,骆新军一直视如己出。

    总之,骆新军对她恩重如山。她也觉得,这辈子她亏欠骆新军太多。

    “我不认识你。你不要来我家里,回去……”在凌书珩敲了好久的门、说了好久的话后,她哽咽着声音,沙哑冲他说。

    凌书珩又连忙摇了下头,一边继续敲门、一边很焦急说:“你别说不认识我,不认识我你躲起来干嘛?我不会回去,我一定要等你出来!艳茹,我有很多话要对你说!”

    沈艳茹依然不愿意开门,说:“我们之间,早就已经过去了。为什么你还是没有放下?还是没有忘记?我不想见到你,真的不想见到你……请你马上消失,不要打扰我现在的生活……”

    凌书珩还是摇头。他也听得出来,此时的沈艳茹正在伤心哭泣。不然她的声音不会如此虚弱凝噎。

    他又很认真的说:“我真的有很多话要对你说,你先出来见我一面,艳茹……没有对你说完那些话,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回去,除非我死别人抬着我的尸体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