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网> 红楼名侦探 > 第774章 寿宴之上【上】
    【看来两点左右,就能搞定第三更。】

    盗亦有道?

    孙绍宗看罢多时,不由得哈哈一笑。

    甭管这话是出自真心,还是想借此让自己放他一马,孩子能好生生的活下来,就足够了!

    将手中的信纸一抖,孙绍宗迫不及待的吩咐:“走,带本官过去瞧瞧,看那孩子……”

    “孙绍宗!”

    这一次,却轮到魏益跳出来截断了话头,就只见他愤愤的喝道:“难道你就不该先给本官一个交代吗?!”

    “交代?”

    孙绍宗回过头来,办事戏谑半是认真的反问:“我为何要给廷尉大人一个交代?难道您交代下来的案子,我没有尽心尽力督办?”

    “这……”

    魏益气势顿挫,毕竟这案子是他想尽办法,才塞到孙绍宗手里的,现下不但抓到了行凶之人,还顺藤摸瓜找出了幕后主使,按理说他还能有什么不满意的?

    不等魏益琢磨出个子丑寅卯来,孙绍宗又冷笑道:“若果您指的是‘停职待劾’一事,那也大可不必——此事孙某一力承担,绝不会连累到廷尉大人头上!”

    这话就更是赤裸裸的打脸了。

    冒着被朝廷治罪的风险,完成上司铺排的任务,而且事后还准备一力承担——身为上官,又有何颜面再讨要‘交代’?

    魏益老脸涨的通红,心下更是无名火起,终于一咬牙,破罐子破摔的挑明了问题所在:“可是你这般肆无忌惮,却让本官日后如何再同户部打交道?”

    “哈……哈哈!”

    孙绍宗大笑三声,嗤鼻道:“大人这话当真无稽!我大理寺官员食君之禄、解民之悬,又不是沿街乞讨的乞丐,又何须对户部奴颜婢膝?”

    说到这里,他利落的一抱拳:“不过下官还是要谢过大人的提醒——我这就回家等候朝廷的处置!”

    话音未落,孙绍宗便招呼着陈敬德、洪九二人,大步流星的出了院门。

    远远的,还听他连声问那孩子如何了。

    魏益独自立在庭院正中,面色变幻不定,许久终于长叹一声,颓然的返回了廷尉官署。

    …………

    时光飞逝。

    转眼的功夫,就到了十月十七万寿节。

    这两日孙绍宗一边在家里‘反省’,一边遥控着案情的进展。

    顺带也让洪九暗中造势,将他为了救下一个平民百姓家的孩子,不惜抗旨不遵的消息散播出去,好借民间舆论倒逼朝廷,做出一个有利于自己的裁决。

    然而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却迟迟不见朝廷有任何反应。

    一直到万寿节当日,始终是风平浪静,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似的。

    当然了,这没有半点反应,其实也就相当于一种表态了——至少孙绍宗的寿宴资格,并未被宫中取消。

    而眼见得距离万寿节晚宴,只余下六七个时辰了,倒是另外一个姗姗来迟的消息,终于传了回来。

    太子经过几番心理斗争,终于下定决心,要让‘世子’在寿宴上登台亮相。

    不过这货委实是块朽木!

    都到这时候了,他还是瞻前顾后的,生怕皇帝会当场怪罪下来。

    故而登场是登场,却不是由他这个做‘爹’的引领,而是由太子妃出面——到时候,他还会以去请皇后赴宴的名义,避开这场‘爷孙会’。

    唉~

    虽说没有诸葛亮的才智,更没有人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忠贞,可孙绍宗此时却体会到了丞相大人的无奈——这特么的阿斗,是真不好扶啊!

    以至于孙绍宗都考虑着,如果贾元春真的生下儿子,自己不如干脆弃暗投明得了,也免得两下里不讨好。

    当然,这也就是想想罢了。

    真要是倒戈了,那可就和太子解下死仇了,万一贾元春虽然生出了儿子,最后却没能当上皇帝,那孙绍宗的可就悲剧了。

    总而言之,不管孙绍宗心下如何思量,这万寿节晚宴还是如期而至了。

    未正【下午两点】。

    在京四品官员,除了极少数病入膏肓,实在爬不起来的,都已经按照官职大小、年齿序列,在午门外排成了金字塔一般的队形。

    按照仪式进程,众人要在这里静候一个时辰左右,等到申正【下午四点】过后,才得意进入宫中饮宴。

    得亏最近天气回暖,要跟前几天一样赶上下大雪,前排那些老爷子们,估计非冻出个好歹不可。

    当然了,也不是所有人都要在这里等候,几位阁老以及皇室近支,早在正午之前,就已经进宫贺寿去了。

    不过都说伴君如伴虎的,也不知是他们在里面快活,还是外面的更逍遥自在些。

    想着这有的没的,孙绍宗忽然就生出些感慨了。

    三年前的万寿节千叟宴,他也是守在这午门前,不过那时候他可没资格进宫贺寿,只能巴巴的在外面负责善后事宜。

    三年之后,自己却已经堂堂正正的,成为了其中的一员——而且靠的还是正经官身,而不是活到狗身上的岁数。

    也不知再过三年,又会是如何光景。

    “老弟,绍宗老弟。”

    正忆往昔、看今朝、望未来之际,忽听斜前方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

    孙绍宗循声望去,却正是顺天府府尹贾雨村。

    眼见孙绍宗望了过来,他立刻起身使了个眼色,显然是要同孙绍宗寻个私密处说话。

    这当口,贾雨村找自己做什么?

    总不会是想替身为同乡的杨奎说情吧?

    孙绍宗一时不得要领,不过关于乞丐联保制度,他也正好想向贾雨村提些改进意见。

    于是也便顺势起身,跟着贾雨村到了圈外,在宫墙左近寻了个四边不靠的地方。

    “老弟。”

    贾雨村面有苦色,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但孙绍宗的注意力,却并未放在他身上,反而被路过的车队吸引了过去。

    这一群膀大腰圆的婆娘,应该是北静王妃的随从吧?

    不是说近支宗氏,在中午之前就已经入宫了么,她怎么会拖到这般时候?

    “老弟?老弟!”

    贾雨村提高了音量,才终于让孙绍宗回过神来,然后郑重其事的拜托道:“哥哥我如今犯了难处,你可千万不能见死不救!”

    奇怪,贾雨村自从当上府尹以来,算的上是顺风顺水,还有什么地方是需要自己帮忙的?

    而且还摆出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