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网> 争锋地 > 第四百七十章 这位小兄弟
    “啊!老包,你这个老不死的咋现在才出声啊?。。。。。。”此时秦健可说是恨其不早点出来释疑,不然凭借其上界来历,定然能有更好处理方式,也许刚刚还能救下更多人类同胞。

    其实老包这哪是不想出声,而是他本体早已化成器灵,其能力可说与他当年在上界已然完全不同。再说这小宇宙崩溃连他也是头一遭经历,连他也是惊恐欲绝无从施力。幸好这下有了糖豆保护,知道再无多大危险,其心智才逐渐恢复,慢慢让其想起来要出声指导。

    “小主人!我老包遇上此等天谴,也是无能为力呀!”老包说着已然痛哭失声了。

    “呃!。。。。。。对不起呀老包!刚是我太过心急了。。。。。。”回过味来,秦健也为自己这乱病急投医,及对老包这过份谴责有丝后悔。

    “别说了,小主人,此刻我们应该已在人肚脐处,只要通过这一最后通道,就可逃出樊笼。”老包如此一解说,让秦健本已死寂之心当即一松。

    “秦郎!此处定已是人的肚脐处,你再努力一把,将金钢镯从此黑暗处冲出,我等定然能获平安。”正好大肥这下也是如此判断,两者一印证,秦健内心希望之火顿时高炽。

    不过之前经历实在过于曲折,难免还是询问出声。

    “真的?。。。。。。”

    现在此话不仅秦健一人问出,一旁所有人闻听也几乎异口同声而问。刚刚老包可是与秦健在用神识对话,众人没有听闻当然不知内情,这下见大肥如此说出,大伙儿当然宛遇明灯一般。

    “嗯!”大肥坚定一点头。所有人直如吃下兴奋剂一般,本已亏空的小宇宙也好似突然充盈了一般,其强大源力涌来,让得秦健也是精神一振,于此快速驾驭金钢镯往黑暗处冲去。

    越往前冲,前方空间也好似越为坚韧难行。这一切好似秦健当初在冲击窥天术时,所找识海一般,眼前黑暗就似一堵软墙。

    好在众人有了生的希望,个个拼死而为,让得前行速度没有丝毫减阻。如此再前行了近半个时辰,前面空间好似更黑了一般。就当秦健想出声询问,二肥已然惊喜大叫。“秦郎!快让糖豆刺破这层黑暗,我们就要逃出升天了!”

    闻此,秦健也即大喜,赶忙向糖豆传声。糖豆闻听,顿时让自己身体一角变成一尖锥状,这下一加金钢镯冲速,只闻波得一声,整个金钢镯强烈一晃,跟着就是冲过一道绸布,而后就重新看见了一片山石。

    就在秦健等人愕愣之际,突闻糖豆尖声一呼。“哇呀!好浓郁的源气呀!。。。。。。”

    “呃!”——

    金钢镯内众人个个被其声音震愣了!可潜意识中他们已然明白,此刻他们只怕已然平安逃生。

    “秦郎!我们成功了!”大肥、二肥两人已然扑入秦健怀内,哭泣了起来。而众人此时也早已自动收手,个个脸色怪异,木愣、悲伤、兴奋、悲苦,凡种种人类该有的表情,全部上演了一番。

    此刻也没有人上来庆贺自己重生,反而随着内心稳定,回想刚刚逃生之路,及与以往之剧烈告别,都觉着重新来到世上一遭,身体软绵绵的,连站都站不稳。别说是清江海、欧阳智勇、伍克等人,就算天龙老人与胤宏历这些本是一代强者都不知身在何处了!个个萎身于地,靠强运小宇宙来支撑。。。。。。

    “大肥、二肥,我们真逃出来了?”好久,秦健这才出声询问。

    “嗯!秦郎!我们终于平安了。”大肥软声道。

    “那这是何地呀?”

    “秦郎!这里就是你们所为谓的仙界,或可说是上界。”

    “我怎么看着地方不大呀?全是石块,那今后我们这许多人该怎样生活才好?”

    “噗呲!秦郎,我们所处可能是处山洞内,上界地方可是很大呢!”

    “哦!这好,这好。。。。。。”秦健说着,内心大定之下全身突然绵软无力,没出几息竟先自晕死了过去。

    一旁雅优几女见此,惊醒过来,猛然扑身而来。大肥、二肥赶忙拦着几姐妹,劝声道:“姐妹们,就让秦郎睡会儿吧,他实在太累了!”

    “呜呜呜!”众女闻此,想想刚刚之逃生路,不由悲从中来。如此一引,让得在场所有人眼泪哗哗而下,完了就各自沉睡而去。真希望醒后,所有一切俱为虚幻。呵呵!

    。。。。。。。

    “咳咳咳!。。。。。。老婆子,我们还活着?”

    “还活着,老头子,我们还活着。你就安心运功,赶紧恢复身体吧?”

    “活着好,活着好。不然我们大仇就没希望了,就算下到阿弥炼狱也是不安心呐!”

    “呃!那个,那个,老头子,你可要好好的,别多想呀!什么大仇我们不报了行不行。呜呜呜。。。。。。”

    “老婆子,你哭个啥,这下我们不是逃过轩辕宗追击了吗?”

    “是,只是那个你,你。。。。。”

    “我没事,你放心吧。”老人说着运转了一下自己小宇宙,徒然间他脸色剧变,猛然喷吐出了一口鲜血,让得本是受伤之躯再度加重了起来。

    “啊!老头子,你可要保重自己呀,我们小宇宙内那些孩子没了不打紧,将来我们想法再要,现在为了我你也要挺住呀!呜呜呜。。。。。。”

    “维摩那,轩辕宗!哇啊。。。。。。。”

    “嗨!老头,你们两个哭叫个啥?闹不闹呀!”糖豆一见这山洞内还有两人在此大哭大闹,好奇之下不由出声询问。

    “呃!”这边老人正在悲愤莫名之中,猛然听到人声,还以为仇家来了。迅即一个闪身而起,挺身护在自己爱人身后。

    “哈哈哈!别大惊小怪啦!我不会欺负你们,再说你们两个看着怪亲切的?”糖豆如此说出,两人这才稳下心来,仔细一看眼前情形,顿时咦地一声,惊喊出来。

    原来糖豆身后那闪着七彩莹光的金钢镯老人与其爱人可说是眼熟之极,眼前突然出现于山洞内,可说是极度惊愕!要说自己小宇宙已然崩塌,那这只仙器也应该与其同生共灭了,怎么可能会重新出现?一时间两人可说既惊诧又怀疑。当然这两位就是本文开头所提,创造夷莹古陆的岺寂老人与其妻子咚儿。

    糖豆这下也在全力思索,突然让它一下想了起来,出声道:“哦,我从哥哥记忆中推测出你俩来了,刚刚是你小宇宙崩塌,这才让我们夷莹古陆崩溃了是不是?”

    岑寂老人这下回过神来,可当一细瞧糖豆却又被其长相形状所惊,因为就算是上界,似糖豆这般生灵也是头一遭见。无论从仙兽或妖魔里找,全没这号怪物。更何况糖豆身躯微小,然其气息所现修为却不是岑寂老人所能窥透。“这究竟是何等级别仙兽,怎具此般神秘?”一时间老人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喂!老头,你咋不回我话呢?”

    “哦!咳咳咳,这位小兄弟,你究竟为何等仙兽?”岑寂老人实在好奇,没等回复话语,先行向糖豆问询起来。

    “啊!哦,我嘛反正告诉你们也不知道,不过你要清楚,我们现在是一伙的就行了,也就是说我不会伤害你们。”

    这算什么回答?一下让得岑寂老人与其爱妻都有些哭笑不得。不过见其模样可爱,又不具有伤害性,内心总算稳定了下来。

    “老头,这里就是所谓上界吧?”糖豆又开始询问起来。它心里也实在想弄清楚,好生回去告诉自己哥哥秦健。当初它还没诞生以前,可是自个儿凭本能从上界一直来到这片小天地,然后选择老人这片小宇宙。可自从灵性黑晶钢中诞生出本体及做了秦健的本命兽后,以前记忆与本能之力反而在逐渐遗忘。

    这好似大肥、二肥姐妹一样。不同的是她们是越修行越从自己父母那里得到尘封在大脑里的信息。而它恰恰相反,随着它的逐步成长,其诞生来历反而会慢慢遗忘殆尽。这也是它们这种因天地变幻而诞生的精灵共有之现象。

    岑寂老人先不回话,而是看了看糖豆身后那金钢镯,出声道:“小兄弟,你先说说你身后这金钢镯是咋回事?然后老夫再为你解惑可好?”

    “这样呀?”糖豆用它那小手捊了捊头上三根触须,好似觉着这样自己也不吃亏,于是点点头道:“好吧,告诉你们也无妨,那是我哥哥所用仙器,我们从夷莹古陆而来。如此可以了吧?”

    “啊!那为何仙器没与小宇宙融合,反而从其逃了出来啦?”岑寂老人与其妻此刻已然激动莫名起来。本身那如死潭般的心际也蠢蠢欲动起来。他们两人知晓,此金钢镯可不是普通之物,既然它能逃过小宇宙崩塌,难不成会有孩子们从其内逃出来不成?一想到此,身体不由蹦跳而起,如不是怕着糖豆会有对其夫妻不利,只怕就要拉着糖豆向其询问一翻了。呵呵!

    最后还是其妻咚儿实在忍受不住,将心中所冀问了出来。“小兄弟,那夷莹古陆上之人是否有逃出生天的?”

    “你,你怎么这样像我妈妈?”这下糖豆一见咚儿模样,那种母性气息让其突然讲出这句话来。

    “呃!小兄弟,你妈妈现在在哪?”听见糖豆如此相问,咚儿也是忍不住询问。

    “我没有妈妈。”糖豆说着竟然呜咽起来。

    本来糖豆就长得小巧玲珑极其可爱,这下又如此可怜兮兮模样,顿时让咚儿怜惜不已,再不顾忌其会对自己有何不利,上前轻轻将其托在掌心,轻扶了扶它头上的触须,软声道:“你如没有妈妈,今后你就当我孩子可好?”

    “真的吗?”

    “哦,小兄弟,你如愿意,我们还真希望有你这么个可爱孩子呢,呵呵!咳咳咳。。。。。。”这边岑寂老人欣喜之下抢先出声,带出伤势让其咳个不停。

    糖豆见其,一个闪身上前,用它那头上一根触须发出一道莹光,慢慢笼罩在岑寂老人身上,不一会儿,老人竟能呼吸平顺了起来。

    咚儿见其赶忙上前致谢,却被糖豆抢先拦着道:“刚刚您所说之话可当真?”此时它讲话已然极度恭敬了!

    “小兄弟,你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但凡有命今后我们夫妇定遵不迨。”

    “不不不,您千万别叫我小兄弟,您当我妈妈可好?”

    “嗯!”咚儿慎重地点了点头。

    “妈妈!娘亲!”

    “诶!”

    “妈妈!哈哈哈,我有妈妈了!哈哈哈。。。。。。”糖豆那个高兴简直无法用笔墨来形容。一直以来,它总想有个自己母亲。虽然他喊秦健哥哥,而秦健父母见到糖豆也是喜爱有加,可他们二老一心疼爱自己儿子,视其为自己心头之肉。对于糖豆却只能是喜爱,也可说是爱屋及乌,再加其魔兽形状,母爱之光就很难照顾到它了。

    而今岑寂夫妇可是在上界,他们见识与下界会有很大不同,就算糖豆是只仙兽,也不会有人兽区别。再者有许多上界之人为了自己势力与众不同,他们在自己小宇宙内植入圣胎时会特意将里面布置成妖魔巨兽为尊。从而出来的孩子全是妖魔巨兽形状。如此也让仙界之人各式各样,虽说上界也还存在仙兽、妖魔一脉,但在模样上整个小琼界之人根本没有什么太在意,有的是凭手段修为,强者才是唯一正统。

    再者糖豆虽是灵性黑晶钢,但其也是在岑寂老人小宇宙内诞生,其本身就带着两人气息,此刻咚儿一出现,那种母性气息对其吸引极大,如此才让它不由自主想叫其母亲。

    “孩子,你快与娘亲说说,你那夷莹古陆之事?”咚儿这下欣喜,可也极度牵挂那里的孩子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