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网> 北冥密卷 > 492,冰冷
    王犇指着其中一个高个男人说道:“那不就是离火城城守丁琼么?我还曾跟他打过一个照面,当时他也是想要探查祖墓群的消息来着,被我糊弄过去了。”

    “丁琼?”程阳心里一沉,想起被程阔杀死的丁子涵,同时心里也是知道,这一次只怕他跟丁琼之间无论如何都要有一场大战了,那可是新仇加旧恨啊。

    “那边是邪月阁的娘们,遭了,这一次遭了。”王犇看到那些女子之后,便是不断的急呼,一副头痛的样子。

    “邪月阁的人有这么可怕吗?”程阳不由问道。

    “可怕?她们何止是可怕,简直是可恶可恨,但是呢,往往咱们又不是她们的对手。”王犇无奈,“她们从不会放过男人,非奸即杀,杀完再奸……”说到这里,他居然是不由自主的捂住自己的裤裆,一副深受其害的样子。

    “呃……”程阳脸腾地一红,这些男欢女爱的事他也不是没想过,毕竟正是青春年少,但是王犇如此直白的说出,他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吼!”

    一声悠长的,仿若来自远古时代的兽吼及时的出现,打破了程阳的尴尬。他赶忙循声去看,那声音正是来自那道悬崖,就在瀑布上方。

    这声音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按照王犇的说法,那就是冬灵兽的声音。不过距离如此之近,这还是第一次。

    伴随声音一同出现的,是一道从悬崖上凭空出现的强劲气流。那气流在悬崖上方的半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黑洞,黑洞周围都是气流漩涡。漩涡极不稳定其内风流乱舞,时而顺向,时而逆向。漩涡当中,不时有道道电蛇闪过,霹雳交加,雷电闪烁,一时间整个悬崖似乎成了一片招雷引电之地。

    正是这气流漩涡,才产生了强劲的风,可这风不是朝向一个方向,而是四面八方到处乱走。

    悬崖上的奇异景象,也使得山下的人停止了战斗,他们纷纷抬头仰望着,一时间竟忘记了对手的存在。

    就在悬崖上方的黑洞中,一个雪白的,梅花形的图案正缓缓出现,梅花形而后便是雪白如柱的一个物体,等它全出来了,大家才是吃惊的发现,原来那居然是一只巨大的脚掌。

    所有的人,包括程阳,都是张大了嘴巴惊讶的看着高空中的那一幕,他们都是不由自主的惊叹:“乖乖,好大一只脚,光是脚就这么大,那它身子呢?”

    那只脚,就算是从远处看,也像是一只象腿,而且是巨型大象的腿,若是靠近了看,只怕得有一栋二层小楼那么粗。

    雪白色的、半透明的腿上,却是有一只相当可爱的梅花形的脚掌,那只脚缓缓的探出黑洞,就像是一只动作笨拙的熊宝宝想要从高处爬下来一样,一点一点的试探性的挪动着后腿跟屁股。

    “这一只冬灵兽,品质不错,年纪也是不小了。”望着那一只雪白半透明的胖腿上环绕着的一圈圈暗淡纹路,地上的丁琼便不由自主的说道,“也好,年纪越大,实力越强,灵核的效果也就越强,到时候我若得到,将之炼化吸收……哼,任峰,老子就再也不会怕你了!”

    抚摸着胸口的闷痛,丁琼便是对任峰恨之入骨,而想起杀子之仇,他便不由自主的紧咬牙根。

    丁子涵出事,他第二天便得到了消息,爱子死去,丁琼自然是悲痛万分,几乎痛不欲生,报仇的心一日强过一日。奈何他人在外地,执行任务,加上冬灵兽即将出现,因此暂时他便压下了。

    成为任峰的手下,是因为任峰的卑鄙,丁琼被下毒,而解药只有任峰有。因此缘故,原本势均力敌的两个人才以主仆相称,每个月丁琼都会到任峰那里去领一次解药,而每一次领解药,任峰都会有新的任务给他去做。

    丁琼恨那个杀死自己儿子的人,但是更恨任峰。因为他认为,就是因为任峰自己才离家在外,也正是因为自己离家在外,儿子才会出事。

    “两个都要杀!”丁琼捏紧了拳头,“冬灵兽也一定要得到!”

    他浑身衣服都鼓胀起来,灵力威压不断扩散,在他周围,根本就无人敢靠近。

    山风呼啸而过,飞沙走石在风中胡乱飞舞,倘若不小心打在人的脸上,就像刀子割一样的生疼。

    黑洞之中,那条腿足足卡了小半个时辰才完全出来,当一半圆滚滚的巨大屁股从中出现之后所有的人都是惊骇了--巨大,这是他们对冬灵兽唯一的印象,至少是目前唯一的印象。

    “有趣。”程阳看到这一幕时,除了吃惊之外,竟是觉得有趣,“一只妖兽长得这么可爱,倒是难得。”

    “啊,可爱?我的哥哥,你可不要觉得它是个乖宝宝,要是凶悍起来,多少山川都被冻成冰疙瘩,再一屁股坐下去,直接粉身碎骨啊!”王犇听了这话,额头便是窘出一头的冷汗。

    “呃……”程阳道,“看它这四分之一个身子,应该不是凶悍的类型啊。”

    “凶悍?一个凶悍怎能代表它呢?”王犇直摇头。

    “出来了!”李壮一直紧张的盯着那黑洞,眼睛眨也不眨,这样的稀奇景可是一辈子都难得的。

    程阳忙去看,只见那冬灵兽整个身子都已经落地,其状就如一头巨大的白熊,不过身子却是透明的,看起来就像是冰雪堆成的一样。霎那间,整个山崖附近温度骤然间降低许多,而当那状似可爱的冬灵兽完全落地之后,就听到一阵咔咔声从山顶传来,紧接着程阳又看到一片晶莹透明的色彩从山顶蔓延开来,瞬间那条瀑布便结冰,地面、树木、草丛也是依次结冰。

    “冻上了……”最靠近河边的一个人奔跑不及,整条腿都被冻住,他嘶吼一声,想要逃跑,声音还未曾完全传出,人却喀嚓一声结了冰,就像是一尊冰雕一样立在当场,这一幕也是让所有人的心都喀嚓一声结了冰,知道冬灵兽的厉害了。

    山崖虽然不算太高,也不算太大,但是距离地面也有近五十丈高的距离,崖顶也是有近百尺宽,可那冬灵兽落地,却让程阳感到这山崖就像是一个小板凳一样大小。

    “全部出来了,准备好!”丁琼一声吼,瞬间所有的黑衣人都急速的向后掠去,而与此同时,那边风十三娘也是一声令下,邪月阁如花的姑娘们也都纷纷四散开来,躲避这场突如其来的寒流。

    程阳、李壮和王犇身在远处,且是在树上,而且与那寒流奔涌的方向不在一条线上,所以暂时无忧,倒是好好的看了个稀奇景。

    从山崖顶到瀑布然后横穿河流,侵入山林,总计三四百丈的距离内,一片冰天雪地。而此刻,那冬灵兽竟似刚刚睡醒一般,甩了甩头,用后蹄挠了挠耳朵,而后便是仰天一声吼。

    霎那间,气流漩涡当中电闪雷鸣,轰鸣声不绝于耳,却仅限于崖顶之上。这电闪雷鸣配合了兽吼,令闻声者无不战栗。

    “这样的巨兽……”程阳心中暗道,“也不知他们能否收的住呢?”

    地面上,半空中,到处都是飞掠的身影,他们着急逃命,根本没有注意到树上程阳等三人的存在,甚至于还有两个人的脑袋险些就碰到了程阳脚下的树枝。

    丁琼、风十三娘两派人,一直退到数百丈开外,才勉强的停住脚步,而此刻那道银色的冰川河流已经绵延近千丈,程阳随之望去,竟是遥远看不到尽头。此刻,山林之中弥漫着的都是严寒,所有的人都冻的直哆嗦,唯有程阳感觉还好。

    “哈……”王犇往手上哈着热气,“奶奶的,这东西是要冻死全世界啊,不过看这架势,它是刚刚睡醒,嗯,快了。”

    “犇爷,怎么你对这冬灵兽如此的熟悉么?”程阳好奇的问道。

    “嘿嘿,我没亲眼见过,可小时候没少听祖辈人讲过。”王犇道,“这东西是稀罕物,一代只生一个,并且母体在交配之后,便会吃掉公的,而生仔之后,又是以自身血肉哺育幼仔,因此这冬灵兽十分的稀少,这一只应该是几千年来栖息在无影山的那一支。”

    “你懂得还真是不少……”程阳道,“在令狐世家你到底是什么样的角色呢?”

    “嗨嗨,胡乱做做,混口饭吃。”王犇嘿嘿一笑,胡乱搪塞着,忽然又指着斜前方道,“快看,那家伙要进阶了。”

    “乖乖,通体发光啊。”李壮亦惊叹不已,“就像是一块巨大无比的宝石,你看那光泽……”

    程阳仔细去看,只见冬灵兽仰天三声嘶吼,气流漩涡中的黑洞便渐渐的消失,最终半空中就只留下了一团近似乌云的东西。漩涡不断的飞旋着,道道冰冷的强风被甩脱开去,向四面八方飞散开来,寒风所到处,树木花草皆是覆盖了一层冰碴子。

    在那乌云之下,胖且庞大的冬灵兽脸上露出了痛苦神色,因为乌云中居然下起了冰雹。这些冰雹还与自然界普通的冰雹不同,站在远处看,每一颗都有拳头大小,其间还夹杂着一丝丝的电蛇,如奔雷一样从乌云中坠落,直指那冬灵兽。

    雷声轰鸣,冰雹如铁,电蛇滋滋作响,一时间山崖上什么动静都有了。

    “吼!”冬灵兽张开大口,仰天嘶吼,而后便是保持这个姿势不动了。

    “难道说它想要吞噬冰雹?”程阳不由得惊讶道。

    哗啦啦!咔嚓嚓!

    落下的冰雹在经过冬灵兽身边的时候,居然不沿着直线坠落,反而是在它头部拐弯,系数进入它的嘴巴。

    冬灵兽的身躯本就是半透明,刚出来的时候,程阳甚至能够透过它那庞大的身躯看到远空中悬挂的淡淡的太阳。现在,经历了这些电闪雷鸣,那冬灵兽的身体已经几近透明,同时有道道红色的脉络贯穿在它身体之中,程阳推测那就是冬灵兽的血脉。

    冰雹落入冬灵兽嘴巴之后,以外人可见的轨迹落入它的食道,而后便是在它体内发生了骇人的变化。清澈寒冷的水汽从冰雹中渗透出来,瞬间就弥漫了冬灵兽的胸腔,与此同时,一股弥天盖地的庞大力量亦轰然扩散,山崖周围几块房屋大小的巨型岩石居然因这张狂的力量而轰然粉碎。碎石崩飞老远,一个黑衣人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叫,脑袋便被砸飞了半边。

    “水源力,好强悍的水源力。”程阳震惊了。

    那些冰雹中居然蕴含着巨大的水源力,不,更确切的说,这些冰雹本身就是水源力凝结的。看到这一幕,程阳体内忽然血液沸腾起来,不过那可不是热血。自他灵宫之内,有一道清澈的寒流涌出,这道寒流带着强劲的力道布满他全身,如冰一般的力量瞬间注入他肌肉中的每一处,细胞也随之冰封起来,然而随之来的却是坚硬,无比的坚硬。

    “咦?怪了,这么冷!”靠程阳最近的王犇本来就已经很冷了,可在程阳体内水源力涌动的时候,他却瞬间感到一阵极寒,那种可以刺破皮肤的寒冷。他不由得侧头看了一眼程阳,眼神变得古怪起来。

    从高空看,群山之中四处花红柳绿,可在一处小山峰附近,却是一派冰天雪地的景象,就像是两个世界一般。在这山峰上空,有一片结了冰的东西,它们先是停滞,而后便噗噗坠落,落地之后便摔个粉碎,仔细看去,竟是一些被严寒波及的飞禽。

    山崖顶上,那身形庞大如山的洪荒巨兽不断的嘶吼着,天空中水源力冰雹不断落入它口中,而进入其体内之后,便有一股湛蓝色的气体升腾起来,将那冰雹包拢住,看起来似乎要将之吸收掉的意思。

    然而那冰雹是天生的水源力,岂能这么轻易的被吸收?只见冬灵兽体内,湛蓝色的光芒四射,如同一团湛蓝色的云彩一样漂浮在巨兽腹中空间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