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网> 重生九零年之虐渣攻略 > 第一八二零章 怀孕
    接到调令的何思朗一脸郁闷,总司令部担任第一总指挥,以后自己要忙到连滚带爬,他不想离开特队,他还想好好陪老婆。

    拖到最后一天,不能再拖的时候,他生无可恋地拿着调令去报道,总司令亲自接待了他,全华夏国最年轻的将军啊,现在何家一门三将军,这样的荣耀,纵观全华夏国也没有一家有何家这般风光。

    第一天报道后,何思朗熟悉了下工作,准点下班回家了,五月的晚上,凉风夹杂着花朵的清香,他带着妻子一起散步。

    今天分了司令部的房子,何思朗打算周末再搬过去,不然每天来回跑实在太远,两人在外面走得微微出汗,回来洗了热水澡,一身轻松。

    看着妻子娇嫩的模样,何思朗心头一热,将妻子搂入怀中。

    晚上,田小暖再次看到以前熟悉的场景,璀璨的星辰,突然两颗最亮的星星,慢慢从天空向她靠近,她瞪大眼睛,被星辰吸引。

    渐渐,两颗靠近的星辰变成两个小孩,一个男孩牵着一个小女孩,充满灵气望着她笑,甚至隐约喊着什么。

    田小暖忍不住露出微笑,这两个孩子让她心底生出亲近之意,她看到两个小朋友朝她跑来,张开手臂猛地抱住投入怀抱的两个孩子,一下子警醒,才发现已经是午夜时分。

    原来这是个梦,田小暖笑笑,嘴角挂着甜蜜极了的笑容,回忆着这个梦,“如果真的有这两个孩子就好了。”

    她低声说了句话。

    “什么?睡吧,媳妇。”

    何思朗长臂一伸,精准地把田小暖搂入怀中,嘴里有嘟囔了两句,田小暖这才发现,他居然都没醒,睡着就回答了自己的话了。

    身上微微发凉,被丈夫抱在火热的怀抱中,她渐渐浑身放松,沉沉睡去。

    一早醒来,她感觉脑袋有些发沉,鼻子还有些堵了,似乎是感冒了。

    一听媳妇病了,何思朗立刻给领导打电话,要求请假在家照顾媳妇,给总司令郁闷的,这小子昨天来报道就一脸不高兴,过几天还要进行将军仪式的授衔,他到底有什么不满。

    媳妇一个小感冒都要请假,这摆明是不想上班,趁着今天见大老板,总司令稍稍抱怨了两句。

    毕竟何思朗如此年轻就身居高位,而且那个重大特殊贡献到底是什么,他也打听不出消息,心里有点想打压一下何思朗的锐气。

    “你说小暖病了?”

    “啊?”总司令有些懵圈,小暖是谁?

    看总司令一脸茫然,大老板有些不高兴,把何思朗调过去的时候,已经让助理交代过,要照顾好何思朗的家属,结果这老小子都不知道何思朗爱人叫什么。

    特助站在一旁,看到领导沉下脸,知道领导是不高兴了,连忙低声给总司令提示,“领导说的是何将军的爱人,她病了吗?”

    总司令这才反应过来,连忙道:“是何师长爱人病了,但何师长刚调任,爱人一个小感冒就请假,这容易让大家议论。”

    “议论什么?爱人生病丈夫陪着看病,这有什么可议论的?难道司令部的人都闲得没事吗?还有何思朗已经是少将,怎么还叫师长?还没授衔?你的工作是怎么做的!”

    总司令一身冷汗退了出来,特助满脸不高兴地被领导撵出来。

    “秦总司令,领导交代的事情,为什么迟迟不办?我明明传达的很清楚了,就因为你工作没到位,弄得领导以为我工作没做好。”

    特助也不乐意了,总司令终于明白,何思朗是不能得罪的,从大老板对他家情况的了如指掌,还有对他爱人亲昵的称呼,他终于明白,自己这次告状正好撞枪口上了。

    “我回去就把事情办了。”总司令擦擦汗,对何家重新估计,那点打压何思朗的小心思也瞬间消散。

    田小暖感冒并不严重,只是稍稍有些受凉,医生让多喝热水,也不用吃药。

    何思朗让媳妇在家好生养着,每天定点去李茹家蹭饭,直到周末特队的战友们帮着搬了家,他跟媳妇住到了总司令部的叠拼小别墅。

    以何思朗的级别,住一个联排小别墅也够了,只是总司令部家属院目前能腾出来的最好的就是叠拼,何思朗也不计较,搬了进去。

    可谁知住在新家后,田小暖觉得浑身都不舒服,身上总是处于酸疼,而且也没什么力气,明明每天睡了那么久,还是犯困,被丈夫调侃,像一只睡不醒的猫咪。

    她还探查了周围的气场,很正常没什么问题,以为是感冒没好带来的后遗症,干脆在家好好养身体。

    谁知养了一个多月,突然有些微微发烧,何思朗这才知道,妻子这段时间都不舒服,他又请假带妻子看病。

    挂断电话总司令已经不想说什么了,从这一个多月家属院的风评,和自己亲眼所见中,他看出来了,何将军是个非常爱护自己妻子的人。

    甚至大院里不论男女老幼的妇女、小姑娘,都说没见过这样好的男人,甚至就连自己的妻子还跟自己闹矛盾,因为跟何思朗比较后,他做的远远不够,妻子生气了。

    总司令揉揉眉间,只觉得何思朗这个媳妇看着好看,可跟稻草扎得纸人似的,风一吹就生病,身体太差了。

    而看完病的田小暖,拿着一堆检查单,望着一章查怀孕的单子,眼睛发直,算算日子自己四十天没来月经了,可她还是觉得怀孕这种事情不太可能。

    抽了血后,何思朗陪着妻子坐在椅子上等结果,半个多小时后,听到喊名字,何思朗赶忙跑去拿验血结果。

    “阳性?这是什么意思?”

    何思朗看不懂检查单,拿去给媳妇,“小暖,这个是阳性,你这次真的感冒了,还是吃点药吧,不然天天看你难受,我也难受。”

    说着说着,何思朗发现,妻子怎么两眼发直,哎呀!怎么还掉眼泪了。

    田小暖捏着那张写着阳性的化验单,无声地哭了起来。

    何思朗立刻心疼不已,“媳妇,是不是很难受,我们吃药,不行就打针,肯定能好。”

    “思朗,我……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