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网> 疯骑士的宇宙时代 > 第四百五十二章 邀请
    “邀请?参加年度评议的邀请?”

    当一份邀请摆在罗夏面前的时候,他还是有点惊讶的。

    已经在这里混了三四个月来,早已经不是一无所知的小白新人。

    一般来说,比较稳定的社会机构,都少不了年底总结之类的东西。

    这既是大佬们炫耀今年业绩和收获的平台,却也是各大社团、组织比拼实力的机会,当然,也是一年内各忙各的各部门、机构交流加深感情(撕逼、炫耀)的最好的机会。

    年会、年度评比、年前总结,不管它叫什么名字,其实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法师之国也不例外,尤其他实质上是无数的魔法社团和学术组织构成的混合体,一个总结交流的平台自然是必须的。

    “给我的邀请?确定吗?”

    摆在罗夏面前的,就是一份火红的请帖,下个月参加年度的讲习会。

    这个会罗夏也听说过的,法师之国的学者气氛还是很浓烈的,年底倒数第二月的十五天左右,会在一个市中心组织一系列的学术讲座、成果展示、交流会。

    这个时候,也是大法师展示自己的学术成果,大社团招人、展示自己的成果的平台。

    而这个年度讲习会,就是其中规格最高、最重要的一场,基本用来压轴。

    这种大场面,会场再大依旧嫌小,别说法师大厅都是那种三四百人的小厅,三四千人照样能坐的满满的,能够上台讲两句的要么就是学术成果惊人,要么就是组织势力吓人,甚至仅仅进场也是一种身份地位的体现。

    也不用想着去现场听能够获得什么魔法奥秘和新技术发明,虽然上面讲的东西肯定很有价值,但事后的各大媒体是会全文转载刊登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就是法师之国的年度总结。

    今年获得突破性成果的大佬们一个个轮流上去,吹吹今年的业绩,分享一下成功的喜悦,吹逼兼展示研究成果的同时,然后也吸引相关者进行合作和投资。

    最顶级的大佬们,也就是传说中的真理议会的议员们,也会出场几位,对各位大佬的成果进行评估、评议,并决定一些大战略和发展方向。

    罗夏现在的履历,别说上台,连列席旁听的资格大概都不够。

    毕竟他只是一个五阶法师,这个阶位丢在其他地方也是传说故事中的传奇大法师,但丢在法师之国,和平了几百年经历了数次魔法技术大革命、大跃进的法师之国,都不知道积累了多少大法师,五阶还真不算什么。

    毕竟,高阶施法者大概是最容易获得长寿的人群了。

    如果说个人实力不够,势力组织来凑的话.......孤家寡人的罗夏,越发不懂这份邀请的理由了。

    “.......但是,没有拒绝的理由。”

    罗夏笑的送别了送信的大法师,也婉拒了对方的好意。

    什么好意?邀请自己加入大型魔法社团的好意。

    如果之前的罗夏是想找个魔法社团却无能为力的话,现在挑选的社团太多挑花了眼,都不知道加入哪个了。

    是的,罗夏还没有熄灭加入社团的打算。

    毕竟,这年头孤家寡人独自打拼实在太过困难,找个可靠的大树靠着既有面子又有里子,还可以分担一点窥视的眼光和(来自精灵)外界的压力.........魔法社团虽然称得上组织势力,内部却相当的自由散漫,除了少数特殊的社团,罗夏也不用担心自己会受到约束。

    就摆在现在的邀请来说,如果罗夏有组织的话,邀请就会直接送给社团进行处理。

    很多琐碎的事情都不用着急去打理,不仅会根据法师的实力、成果进行评估,还有最适合你的学习路线手册提供,甚至提供讲演的机会。

    如果会场上遇到了砸场子的......同行是冤家,学者们一旦固执起来,比莽汉更加不讲道理,谁都别想用纸面资料指望说服对方,到时候肯定是不服就是干。

    “来了法师之国,对法师们影响全部改变了,以后谁再和我说法师们是一群与世无争、和平儒雅的学者的话,我就带他们去看看法师们的‘辩论会’。恩,在角斗场的‘辩论会’。”

    这个时候,如果某个野法师提出了很有争议的言论、理论的话,那么那些“捍卫真理”的法师们,会像是一群疯狗一般的咬上去。

    “卫道者”疯起来,可是完全不能沟通的。

    如果那时一个有社团的法师的话,你的研究成果会现在内部进行评估,丢出来会不会引来麻烦,而如果确定了肯定会引来麻烦却还有公布的价值的话,一大帮子的大法师会帮你站台当后盾。

    “.......对了,现在的装备逛交流会还真有点的困难,要不去采购点魔抗装备......”

    这个时候,已经不是新人的罗夏,想起了几次去讲习会、座谈会、辩论会的过程之后,认真的考虑起自己的生命安全来。

    没办法啊,之前去的五次类似的会议,三场最后都打起来了,擅长各种“说服”的大法师们,最无法接受的就是自己被“说服”。

    毕竟,有时候这就证明了自己的过去和知识结构是错误的。

    很多时候,言语和交流无法解决争议,相对而言解决有争议的人,就是最简单的事情。

    尤其是这世界有一群“杠精(哈,笑死,就你这个菜鸟还质疑经典理论/我反对每个和我的常识相违的说法)”、“云法师(你说的不对,虽然我没学过但依旧觉得那里不对)”。

    他们每天都很闲很闲,闲到让人怀疑他们是真的对成果有异议,还是单纯跑各个场去找人吵架干架。

    想起自己实验室内最近的几个项目,罗夏不担心自己没有成果展示,却有点担心展示完了被人堵门。

    “看来,要再做点准备了。星期三,叫他们去二号实验室见我。”

    犹豫了片刻,想起了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忙,罗夏最终还是决定不要错过这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