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网> 超级学神 > 第二千六百五十六章 无相道人,无相鼎?
    秦川显然是用过这口鼎的,在秦川的指导下,苏航完全是轻车熟路,这口鼎用来炼物,可以说是非常简单之事。

    直接把那几件天命之宝丢进去,以自身功力催动神鼎,等着收宝就行了!

    这无相鼎,对功力的消耗是极大的,一般人可催动不了它,或许这也是为什么这口鼎放在这儿,却很少有人来使用的原因吧。

    对于苏航来说,并不怕消耗,他身上带着的灵丹妙药可是不少,消耗掉的功力随时都可以补充回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苏航也不知道过了几天,无相鼎的鼎身突然震动了一下,苏航知道时辰到了,几颗珠子从鼎口中飞了出来,化为流光,要四散逃去。

    苏航眼疾手快,立刻飞身阻挡,身形瞬动,捉住了三颗,而剩下四颗却被秦川捉了!

    “多谢秦界王!”苏航干笑了一声,有点不好意思开口讨要,便说了这么一句话!

    秦川嘴角弯起一丝弧度,“我这儿也出了不少的力,要你两颗天命珠,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这……”苏航脸皮抖了一下,几乎吐血,开口就是两颗,你开玩笑呢?我这辛辛苦苦这么几天,才炼出七颗而已,你就算有功劳,也没这么大功劳啊!

    “呵!”秦川轻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手中的四颗珠子往苏航扔了过来,“逗你玩儿呢!”

    苏航伸手将珠子接过,干笑了一声,“秦界王想要,别说一颗两颗,就算全都给你,我苏某人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话虽然这么说着,但苏航手上却没有停下,赶紧把那七颗珠子都给收了起来!

    “哦?是么?原来你这么大气,那都给我吧!”秦川直接道。

    客气话听不出来么?苏航差点没抽自己一个嘴巴,连忙转向无相鼎,“我先瞧瞧,我那几件宝贝都怎么样了!”

    飞身上鼎,往鼎中一看,那鼎中七件宝物依然还在,苏航取出一看,外表几乎没什么变化,不过,无相鼎已经将宝物中的天命之气尽数炼化出来,凝结成了天命珠,现在这七件宝物只能算得上是普通道器,已经不是天命之宝了!

    经无相鼎炼制,天命之宝中的天命之气,褪去了原主人的印记,凝成天命珠后,已经是最纯净的天命之气,完全可以被苏航吸收了。

    这玩意儿可是助长气运,助长主角光环的,苏航忍不住想尝试,可这里显然不是合适之所。

    收起七件道器,苏航从鼎上跳了下来,来到秦川的身边,“咱们这都来了几日了,这个无相道人,摆明了放我们鸽子嘛!”

    秦川没有说话,的确,半月之期已经过了,而且,已经过了好几天了,仍然不见有人现身赴约,这却是透着几分诡异,难不成真的是被放鸽子了?

    “会不会是因为我和你在一起,所以他不肯现身?”秦川问道。

    苏航顿了一下,倒是有这个可能。

    “若不是你跟着,我又哪里敢一个人来这儿?”苏航摇了摇头,“算了,他爱见不见,也许他要约的人不是我,就算是我,我也已经来过了,不算爽约,秦界王,我看,咱们还是走吧!”

    秦川闻言,皱了皱眉头,“就这么走了,岂不是白跑一趟!”

    苏航耸了耸肩,“其实也不算白跑,我还得了几颗天命珠呢!”

    秦川苦笑,“你倒是没白跑,可我却是白跑了啊!”

    “哦?”

    苏航顿了一下,秦川陪同自己来这儿,显然也是有他的目的的,他应该也是为了那个邀约自己的人来的。

    “那难不成,还在这儿等着?”苏航有点犯难,这地方可不安全,虽然有秦川在,但若是有什么强大的存在想要搞他,把他堵在无相山上,那可就完了蛋了。

    已经过了这么多天,那位存在都没有现身,苏航相信,之前都没有现身,那之后多半也不会现身了,在这儿等着也是白等,还不如趁早离开呢!

    秦川犹豫了一下,“仔细想想,那人邀约你的时候,还跟你说了什么?”

    苏航摇了摇头,“那人奇怪得很,除了让我半个月后来无相山找他,并没有说过其他的话!”

    “你说他奇怪,怎么个奇怪法?”秦川问道。

    苏航想了想,道,“那人衣衫破烂,被几根石柱,用铁链锁着,看上去像个罪人!”

    “石柱,铁链?”

    秦川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转脸往旁边那无相鼎看了过去。

    苏航也循着目光看过去,仿佛意识到了一点什么,脸色有点僵住。

    那无相鼎旁边,同样有几根石柱,同样有几根铁链将无相鼎所在石柱阵的中间。

    这场景,和那日所见那老者何其的相似!

    “秦界王,你该不会告诉我,这无相鼎就是那个无相道人吧?”苏航有些难以接受。

    秦川沉吟了一下,“倒也不是没有可能,此鼎神异,不排除器灵有显化的能力!”

    器灵显化?苏航眉头皱了皱,器灵毕竟只是器灵,那日在创界山上,苏航可没有看出那无相道人是器灵之身啊!

    秦川示意了苏航一眼,苏航走上前去,来到无相鼎前,顿了顿,先是拱手行礼,“可是无相道人?”

    对着一口鼎这么问,感觉有点怪怪的!

    不出苏航所料,那口鼎静静的呆在原地,一点反应都没有。

    苏航回头看了看秦川,秦川也感觉莫名其妙。

    “你们,找谁?”

    正当两个人都疑惑不解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传来,回头看去,平台的边缘处,不知何时,站着一个青衣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