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网> 女剑仙 >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宁清秋的提议
    宁清秋看了一眼陈玄感,觉得他已经是压抑住了自己的兴奋之意。

    在大唐,他和帝一号称是帝国双璧,一时瑜亮不分伯仲,虽然是没有因为为了维持稳定的局面暂时没有真正的交手,但是一直以来,不自觉的都是有点小觑了天下英雄。

    当然,很快的,七夜就是教会了他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所以陈玄感才眼巴巴的跟着他们到九州来,盖因为这里乃是一片神奇的地方,会孕育无数的人杰,虽然因为灵气潮汐末法时代的缘故,九州的底蕴远远不如得到了保存的中土大唐,但是实际上他们的潜力非常的恐怖,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等到黄金时代来临天地灵气复苏,九州的爆发已然是势不可挡,宛若潜龙在渊,就是等着龙腾于空的那一天。

    宁清秋仔细的看了几眼杨清源,眼睛就是不自觉的飘到了西王母的身上,这么看起来他们到底是还算是有几分香火情啊。

    西王母向来是极为欣赏优秀的年轻人,其实杨清源之前便是在圣地之中赫赫有名,圣地里面七夜虽然是独占鳌头,但是以前大家大概是知道悬空山有一位少主,但是对于他的详细情况几乎是没有人知道,主要是悬空山太神秘,而且当初七夜拜入日月神宗的事儿也没有几个人知道,堪称是人族的最高机密,所以一直以来圣地中最为出名的要数昆仑瑶池的玄女、方寸寺的辩机和尚、明月阁的玉箫公子青羽、还有就是四人之中最为出众的雁西楼!

    玄女和宁清秋等人是好友,辩机和尚向来是深居方寸寺向来是不喜欢踏足外界,玉箫公子青羽背叛人族,堪称是人族高层目前为止的最大的内奸,但是被陆长生的一瓶红尘引灌下,前尘往事尽皆忘却,可谓是脱胎换骨重获新生,倒是不能够以旧日的眼光看待,但是相信有深深地畏惧他们的鸿雁在他的身边,青羽必然是会彻底扭转曾经,说不准日后还是人族真正的中流砥柱。

    世事无常,由此可见一斑。

    这也是宁清秋等人真的是同意放青羽一马,这样的人族英杰天骄,若是能够迷途知返,不拘原因到底是因为什么,他们都是乐见其成。

    至于说声名最盛的雁西楼,至今未曾见面。

    这人也是最为低调神秘,但是九州修士对他的热情极高。

    盖因为这是七夜未横空出世前,九州年青一代的真正的无上天骄,风云榜上未曾提及,不是因为这位没有什么战绩,而是因为他已经是超脱了所谓的年轻人的范畴,乃是位列乾坤榜之人。

    修为之高,天资之强,惊世骇俗。

    只是燕子坞向来是圣地里面最不喜欢出头的一家,雁西楼也是踪迹隐匿,所以一直是没有见到人。

    就算是这一次悬空山召开大会,他都是没有前来。

    当然,这也不是对于悬空山和七夜的蔑视,主要是燕子坞的回话是他现在正是闭关突破的时间,实在是无暇拨冗,还望见谅。

    既然是话都是说到这个地步,大家也是无话可说,毕竟对于修士而言,闭关之外无大事,生死都是可以视若等闲,置之度外的。

    说道这里话题就是扯远了,也就是说圣地里面四人最为出众,然后就是九州的隐世世家了。

    每一家都是有着真正的可以支撑一个家族称霸九州的底蕴的东西。

    他们每一代都是人才辈出,家族的历史也许和人族的历史等同......当然,能够真正的做到这一点的也是少之又少,而杨家自然也是其中一员。

    所以杨清源的身份真的是很高,基本上都是和圣地继承人持平,也就是杨家总体来说比起圣地还差了一点,但是就他本人而言,确实是底气足够的。

    七夜没有拐弯抹角的逗人玩儿,直接开口道:“悬空山不会像是世俗王朝一般对其他的宗门世家有着生杀大权,只是会成为大家的一杆旗帜和中枢纽,以主心骨的方式开展议会,到时候决议大事全部都是在这样的会议中决出,宗门世家推举代表,诚如今日之故事,九州人族修士的命运,自然是要九州人族来决定,每一州,都是有着相应的名额,每个圣地自然是有十个名额,而每一个顶尖世家都是有五个名额,其余的世家宗门逐渐的减低名额所有,然后州内可以推散修或者是有名望或者是实力者出席,大概是三到五个名额不等,最后凑齐一千零八位议会代表,成就日后九州最高决策层!”

    一番话下来,简直是金声玉振。

    天空中都是出现了异像,头顶星空都是爆发璀璨的光芒,星光相互交映,美轮美奂。

    明远和陈玄感都是儒家出身,闻言都是大喝一声好。

    对他们来说,这样的方式,非常的新奇,也是符合上古圣人之道的。

    对于宁清秋来说,都是差点控制不住自己脸上喜悦骄傲的表情,家乡的改良版的政协,希望可以在云荒爆发出不一样的光彩。

    七夜满目柔和的看着宁清秋。

    他知道她一向是聪慧绝伦,但是没有想到在这样的大事儿上竟然是可以如此的别出心裁,这个方法简单易懂,任何人都是挑不出错处来,悬空山本就是不想要太过插足九州势力分布,因为他们早就足够的超然物外的,这个时候被迫下场,也是因为圣地本来就是天生担当守护九州的重责,不然的话谁愿意吃力不讨好啊?

    虽然是没有人敢说悬空山一字半句的不好,但是七夜觉得九州求稳,能够把其他的人的担忧一刀切了最好。

    杨清源眼中精光爆射。

    最后只是拱手握拳,一脸真挚:“既是如此,我杨家,愿意听从悬空山的号召和调令,但有所命,莫敢不从!”

    虽然是“民主选举”,但是悬空山执牛耳的方式自然是不能变,这谁都是心知肚明,不然就是真的乱了套了,九州需要引路者,不然的话就是没有办法捏成一个拳头,其他的人也是纷纷出声应和,场面一片其乐融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