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网>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 第2134章:极限挑战(1更)
    天道苍茫,规则秩序就是那守护天道的唯一的轨迹,在这片轨迹的延续过程中,没有任何人可以去破解,也没有任何人可以去突破这道界限,这或许就是真正的天道间绝对规则演变,没有任何人可以去做到什么的,也没有任何人可以去匹敌天地的,这就或许是真正的天地秩序,也就好似是真正的轮回的匹敌,在这些绝对的演化过程中,一旦开启无双的境界,那么任何的时候都将会释放出来无极致的演变,劫祖帝辛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却也什么都做不到,因为他也无法去干涉整个天道的运转,整个极限规则的突破,这或许就是真正的灵魂的演变,也或许就是整个真正的突破的极限的演变,在这些极限的演化点上,一旦开启无限的灵魂的突破,那么任何的时候都将要遭到无端的破坏,甚至是这些绝对的规则都将要遭到极端的困扰,这就是真正的凌饶,甚至是整个的突破的演变,在这些演变的过程中,天道使然,规则就在那里摆放着,没有任何人人可以去突破什么的,麻姑仙子也就是靠着自己,在那里慢慢的感悟天道,从她自我的感悟世界中去体悟真正的达到轮回,这就是所谓的真正的天道之力。

    劫祖帝辛深深的吸口气,他没再去多说什么,对于劫祖帝辛,一切的极致领域就是真正的极限突破,一切的规则的领域就是真正的可以去匹敌的演变,在这些极限的演变过程中,真的不是谁都可以去突破的,也不是谁都可以去极致升华的,在这些极限的演变过程中,真的不是谁都可以去匹敌天地的,也不是谁都可以去衍生规则的,在这些极限的领域衍生点上,一旦开启无极致的变化,那么任谁都不见得可以去做到什么的。

    天道在极致的升华,规则在那里快速的演化,虽然整个的力量都没有多少的规避,但是终究是有所衍生出来的,在这些衍生的力量的极致规则变化过程中,一旦规则遭到了极端的破坏,那么任何人的规则极致升华点也都将会释放出来无限的规则,甚至是这些规则都将会开启无限的灵魂的突变,在这些突变的过程中,没有谁是真的可以去从头到尾去做到的,也没有谁真的可以去快速的融合,甚至是将这些无极致的融合点突破极致的规避,在这些极限的规避点上,一旦开启无极致的融合,那么任谁都不见得可以去突破什么的,毕竟天道使然,规则就在那里开启,无法再去纠结什么,这或许就是真正的灵魂的规则演变,不是任何人可以去做到的,毕竟天道在那里开启,无限的力量也就在那里释放,一切的一切都在那里快速的规避。

    一切的一切都在那里极限的升华,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去做到什么的,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去规避什么的,这就是绝对的极致领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去做到的,也都是真正的可以去规避的,毕竟天道在那里极速的运转中,任何人都不见得可以去开启什么的,在这些极限的升华过程中,一旦规则就在那里开启,那么任何人都不见得可以去规避什么的,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去做到那些的,但是一旦这些极致的力量做到了那些,那么谁都不一定可以去突破极致,劫祖帝辛也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现实的,他虽然可以去改变什么,但是却也不能去快速的融合什么,甚至是规避什么的,这就是灵魂的驱从点,也就是规则的极致升华点,在这些极限的融合规则的突破上面,没有任何人可以去做到什么的,毕竟天道极致的升华,一旦开启,那么任何人都不见得可以去规避什么的。

    一切的力量都在那里开启,无限的规则就在那里释放,谁也不一定能够去突破自我的,也不一定可以去规避什么的,这或许就是真正的灵魂的力量,在这些极限的突破过程中,一旦在某些感悟点上被卡住,那么任何的力量或许也都救不了自己,甚至是都很难去规避什么的,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去改变这些的,毕竟天道使然,极致升华,一切的一切都在那里快速的规避,不是谁都可以去做到这些的,也不是谁都可以去提升自我的,这就是真正得了灵魂属性,也就是真正的可以去突破的极限升华之力,在这些极限的力量的面前,任谁都不见得可以去规避什么的,也不见得可以去提升自我的那些绝对的规则,这就或许是真正的规避,也就是真正的灵魂的使然,任何人都将要突破极致的领域,真正的去领悟这些无极致的演变,任何人都将要去突破自我,甚至是要去真正的领悟自我的界定,这样子才会去实现真正的灵魂,在这些极限的灵魂的演变过程中,一旦释放出来无限的领域,这些极限的领域的演化点也就是真正的可以去突破的,没有谁是真的可以去改变的,不是任何人可以去突破的极致升华点,毕竟天道就在那里开启,规则就在那里释放,真正的天地间的规则实在是让人无法去理喻,这就是真正的灵魂使然,也就是真正的可以去突破的极致领域,没有任何人可以去突破这些的,也没有任何人可以去极限的突破这一切的规则的,毕竟天道在那里开启,任何的极致升华点也在那里极限的突破,这就是真正的可以去规避的,也就是真正的可以去提升自我的演变的,这就是灵魂的使然,也就是真正的可以去规避的无极限的演化,任何人都将要遭到这些,甚至是这些就是真正的极端规则,不是任何人可以去做到的,这就是灵魂的提升,也就是真正的可以去匹敌的,任何的时候或许都将要遭到极限的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