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网>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 第443章 爷爷怎么不乖了?(3/3)
    刚才瞧着那个有着一双好看的大眼睛的小女孩,给了戴国勋一块橘子,让老爷子笑得那么灿烂,同样已经是一把年纪的杨霖都羡慕坏了。

    他家孩子刚刚毕业出来工作,跟杨言差不多的年纪,只是女朋友都没有一个,杨霖想抱孙儿孙女都还差着远呢!但到了他这个想抱孙子的年纪,见到别人家的小娃娃这么可爱,哪有不喜爱、羡慕的道理?

    终于,落落冲他摇摇晃晃地走过来了,杨霖笑得眼角的鱼尾纹都皱成了马里亚纳海沟,他还不由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想要迎接小姑娘的“礼物”。

    但站起身后,身高差距太明显了,常年和领导打交道的杨霖一下子就意识到了不妥,他索性顺势蹲下来,这样,落落就不用仰望他了。

    落落刚才还走得很积极的,直到走到这个杨伯伯的身前,小姑娘才意识到自己跟对方不是很熟,动力十足的小跑车慢慢地停了下来,她怯生生地看着对方的笑脸,忍不住又转头看了看后面正在给她剥橘子的妈妈。

    心里没底了呀!小姑娘在不认识的人面前,还是很胆小的……

    夏瑜冲她点了点头,眼神里带着鼓励。

    “唔……”落落在妈妈的注视下,终于鼓起了一点小勇气,她先伸出还抓着那块橘子的左手,然后支吾了一下,才弱弱地嘀咕了一声,“唔,爷,爷爷……”

    叫爷爷?

    之前不是说让她叫伯伯吗?

    不过,杨霖压根不在意这点称呼上的问题,他都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一边伸手过去,一边说道:“好,谢谢小朋友的橘子!你可真懂事!”

    落落张开小手,将捏得有点“爆汁”的几瓣橘子放在了这个杨霖爷爷的大手上,等缩回手来的时候,她下意识地将小手往自己的身上擦了擦,只是纯净无瑕的大眼睛还在看着杨霖爷爷。

    她薄薄的小唇瓣紧紧地抿着,似乎还有些胆怯,不敢说话。

    杨霖为了鼓舞一下落落,直接将橘子塞进了嘴巴里,一边吃着,一边笑眯眯地竖起大拇指,赞扬道:“唔,很甜!”

    但这会儿,小姑娘好像勇气已经耗光了,她都不记得礼节的问题,一转身,便是闷头跑向了茶几后面的妈妈。

    杨霖不在意,他扶着有些酸痛的老腰起身,大屁股一下子坐在了椅子上,笑呵呵地说道:“哎,看到这么懂事的孩子,就忍不住想要抱抱她!我儿子当年要有这么听话就好了,就算现在,跟他说一句话,他都能回你十句,想想就气死人!”

    当然,杨霖也不是抱怨自家孩子想要大家安慰的,他话锋一转,还是夸奖落落:“小夏,你这孩子是怎么教的?刚才是说还没满两岁吧?都这么懂礼貌了!”

    夏瑜抱着落落的小身子,手背轻轻地搁在落落才那么一丁点打小的后背上,微微一笑,说道:“杨主任,我倒没有怎么教,平时工作忙,都是杨言在家里带孩子,他比较有耐心。”

    这不是夏瑜自己谦虚,在她的视角看来,杨言为了落落,付出了太多牺牲,是她怎么也比不了的。

    杨言本来在忙着安装程序,有些地方还得输入一行行代码进行修正,但他听到了身后的对话,也忍不住停下手中的动作,转头过来,轻声说道:“哪有都是我,落落能有现在这样,绝对离不开夏瑜你的关爱和教育,妈妈的爱对于一个孩子的成长过程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一个是言传,一个是身教!小杨是个好父亲,小夏也是个好母亲,看得出来,看得出来!”杨霖给他们下了一个结论,然后哈哈一笑,声音格外洪亮——毕竟也是公安战线的。

    戴国勋感动归感动,他的心还是惦记在了工作上面!

    尤其是刚才杨言展露出他系统的厉害之后,戴国勋更加期待杨言接下来的展示,他还盼望着这个系统不仅仅能在打拐工作上发挥作用,未来甚至能成为逃犯克星呢!

    所以,见到杨言停下了手上的工作,老爷子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严肃地说道:“孩子的问题,待会再讨论也不迟,别耽误了小杨的工作!”

    这话一出,曾经是戴老爷子的老下属的杨霖马上闭上了嘴巴,只是带着笑意地跟杨言点了点头,而杨言也不敢在吭声,赶紧转过头去,专心地忙他的云服务器工作。

    监控室里,最终只剩下了杨言时不时敲动的键盘声……不对,还有落落吃东西时候,很细微的一点动静。

    小姑娘在分享完橘子之后,终于也得到了她的奖赏,妈妈剥了一整个橘子,一瓣瓣地喂给她吃。

    其实,夏瑜没打算让落落吃这么多,她还想让落落给一点给爸爸的,但夏瑜也明白,现在杨言的工作要紧,又有典型的工作狂戴老师盯着,夏瑜就不敢再去打扰杨言了。

    “好吃吗?”夏瑜过了一会儿,才笑着跟落落轻轻地说道。

    小姑娘吃得很认真,听到妈妈的问题之后,才抬起了微微耷拉下来的眼皮,大眼睛看着妈妈眨了眨,接着,她才乖乖地点了点头,回应妈妈。

    好像想到了什么,小嘴巴还在微微翕动的小姑娘,抓着妈妈的手腕,轻轻地拉了拉。

    夏瑜想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小姑娘是想要跟自己说悄悄话了,她便低下头来,将耳朵偏向落落的小嘴巴。

    不过,小姑娘还说不出话来,她自己也低下头,抓着妈妈拿了纸巾的那只手,将籽吐出来,才紧张兮兮地扒拉着妈妈的衣领,小嘴巴凑到妈妈的耳边,小声嘀咕起来:“唔,唔,呐,不乖,不乖。”

    “谁不乖啊?落落吗?”夏瑜不解地问道。

    “唔唔……”小姑娘不乐意地嘟起小嘴巴,一边哼哼着,一边在妈妈的两腿之间,不依地扭了扭小屁股,“爷爷……落落,落落乖乖呢!”

    虽然小姑娘有些语无伦次,但夏瑜还是听明白了,落落是在说,不是她不乖,是爷爷不乖!

    只是,爷爷怎么不乖了?

    夏瑜有些被女儿给弄糊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