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网> 大文学家 > 第145章 保持神秘
    “魔都通俗小说大赏”的金奖,其奖金就有500银元,而“张元济新人作家大赏”的奖金,也有300银元。

    因此,这两个奖项,单单是奖金给王德孚带来的收入,就有800银元,其购买力差不多都相当于他曾经那个世界的八万人民币。

    不过800银元要购买一辆这个时代的汽车的话,显然还差了一点,最多也就只能买一辆二手汽车,要购买稍微上档次一点的汽车,至少需要2000银元。

    毕竟在这个时代,汽车毫无疑问是当之无愧的奢侈品,属于科技最前沿的交通工具,就连苏州这样的大市都没有几辆汽车,更不用说配套的加油站之类了,也只有在魔都、帝都这样的世界级大都市,汽车才不那么少见,能够开出租车公司的,也全都是整个帝国都知名的企业。

    所以在汽车这方面,不能随便用后世的眼光来看待它,可能也只有王德孚这个未来人,才那么想要买辆车开一开,哪怕这车只能在魔都开,根本开不了长途。

    不管是这两个小说大赏的奖金,还是《龙头》小说的版税,显然不可能立马给王德孚,这都是要走流程的。

    商务印书馆对王德孚的态度,绝对算得上友善了,因为按理来说的话,这两个分量很重的奖项,都是需要王德孚本人亲自来领的,否则就视之为放弃奖项了。

    但是王德孚并不想这么快就暴露“墨忖”的真实身份,他觉得用这个笔名搞一搞神秘,还是很有趣的一件事情,而且用这个笔名,他可以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地创作迎合读者的作品,哪怕某些文学评论家大骂“墨忖”媚俗,他也不会放在心上。

    “墨忖”媚俗,关他王德孚什么事情?

    王德孚本人可只创作名著级别的小说、散文、杂文的,想要在文学性、思想性上挑他的刺,难如登天。

    并且因为他所学的专业,往往他的作品中还带有哲学性,这就可以总是让他的作品天然带有一种高逼格,一般没点水平的评论家,根本不敢胡乱评论王德孚的作品,生怕贻笑大方。

    王德孚直接让他那位《小说月报》的资深编辑杭水涛代领的这两项大奖的证书、纪念奖章,这似乎又在舆论上引起了小小的波澜。

    只因领奖的那一天,不管是《情迷魔都》的作者徐天笑,还是《倾国美人》的作者常恨歌,都亲自来领奖了,或许他们内心还是很不甘心自己的作品获得了银奖,但是他们却真的非常好奇,《龙头》的创作者,到底是何方神圣。

    徐天笑在知道自己的作品,在销量上也不如《龙头》之后,他也算是认命了,不过他内心仍旧阴谋论地觉得,是不是《龙头》刷销量了,对方背景那么大,肯定还特别有钱,直接砸钱买自己的作品,给市场营造出一种它非常受欢迎的错觉,似乎也不是什么亏本的买卖……

    直到徐天笑不信邪地去亲自阅读了《龙头》,他才算是彻底服气,他只是觉得,自己的运气也太差了,怎么这一年的“魔都通俗小说大赏”,正好就有《龙头》这样一部在创作水准上全方位碾压他的作品出现呢?

    徐天笑觉得自己输得真心一点都不冤,只怪自己当时失了智,没有亲自阅读一下《龙头》,就去媒体上大放厥词,让自己都成了笑话。

    可能都是创作者才能更加明白他与那位“新人作家”墨忖之间的差距,他发现自己本来还觉得各方面都可以《情迷魔都》,与《龙头》一比,不管是文笔、立意、题材的新颖度,都差得太远,而且他的作品还特别水,没办法,连载作品嘛,不可能永远保证干货满满,然而《龙头》却是真的充满了干货,所有的笔墨基本都在讲述一个精彩的故事,绝不会有任何多余的描写、议论。

    哪怕是徐天笑自己,都觉得他去买这样一部好书,都是绝对不亏的,他甚至都很后悔自己没有买到精装版的。

    因此,彻底被“墨忖”的创作实力而折服的徐天笑,就很想见一见这个横空出世的“新人作家”,为什么给新人作家四个字加上引号,当然是他感觉对方或许只是第一次写通俗小说的新人,在其他的文学创作领域,说不定名声赫赫。

    这可不是徐天笑胡乱猜测,而是通俗小说圈子已经公认的事实,否则没法解释“张元济新人作家大赏”也颁给了墨忖,更别说在《龙头》畅销之后,许多拥有很大影响力的媒体,都花式吹捧《龙头》这部作品。

    徐天笑想借这个领奖的机会,好好地和“墨忖”大佬道个歉,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想向对方虚心求教一番。

    徐天笑这个人,在面对比自己更强的人时,那是相当谦虚的,这可能也是他第二部作品,就进步这么大的原因。

    魔都四大才女之一的常恨歌,倒不如徐天笑这么多内心戏,但她对“墨忖”好奇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没办法,最近他那部《龙头》在魔都通俗小说界搅动的风云,实在太让人始料未及了。

    还好常恨歌向来低调,要不然若她也忍不住在媒体上发表一些针对《龙头》的言论,那她估计要和徐天笑一样尴尬。

    另外一位才女柳纤然,算是为她挡了枪,吸引了许多火力。

    不过常恨歌对柳纤然并不是很感冒,她创作小说的目的,还是非常纯粹的,就是喜欢而已,对女权那一套也没什么兴趣,结果柳纤然却拿她没得金奖这种事又去抨击女权遭到限制,这让常恨歌觉得很恶心。

    她这个当事人都没觉得自己的权利受限,毕竟那部《龙头》写得确实好,她被对方击败,也是心服口服,难不成就因为她是女作者,就该受到优待?

    这算哪门子女权,简直就是在贬低女性,如果女权主义者都是这种货色的话,那女人的地位怕是会越来越低……

    常恨歌希望有一天,能用自己的真才实学,击败通俗小说领域的其他男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