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网> 大文学家 > 第130章 竞争者无数
    魔都文坛上的名家,可比王德孚所在的苏州要多得多,毕竟怎么说魔都也是整个华夏日不落帝国南方的经济中心、文化中心,海派作家在整个华夏文坛中的影响力,也是数一数二的。

    有不少诗歌杂志见到王德孚的这三首现代诗已经完全传开,各种小报都随意刊载,它们也就直接大着胆子刊载了,也只有那些著名的诗歌杂志才比较讲究,刊载之后立马联系王德孚,说是要给他稿费。

    还好王德孚不是那种死心眼的家伙,否则他一口气将这些没有经过他同意,就各种转载他作品的诗歌杂志告上法庭的话,那这些杂志估计就要倒霉。

    主要还是王德孚真心没有希望通过诗歌来扬名的想法,他只是用现代诗来取悦女孩而已,哪里想到,被陈清乐的一番骚操作,紧接着凌静苏又不甘示弱地来了一波,导致了诗坛彻底被引爆!

    当然了,三首现代诗,让诗坛大佬们最为欣赏的,当然还是《雨巷》了,主要是这首诗更加朦胧,似乎象征了不少东西,这解读起来当然就可以更加自由,而在解读中增加自己的私货当然就更容易了。

    另外两首理解起来就比较容易了,喜欢它们的以女性读者居多,毕竟女人都很感性,这两首更加接近于情诗的现代诗,激发出了她们的感性。

    魔都文坛上有位名叫叶湘的著名诗歌杂志编辑、出版人,对《雨巷》的评价是:《雨巷》“替新诗底音节开了一个新纪元。”

    这样的评价虽然未免有些过誉,但首先看到了它的音节的优美这一特点,不能不说是有见地的。

    叶湘在自己主编的诗歌杂志《现代诗刊》中这样详细地阐述为什么他会对这首诗的音节那样评价——

    “《雨巷》全诗共七节。第一节和最后一节除“逢着”改为“飘过”之外,其他语句完全一样。这样起结复见,首尾呼应,同一主调在诗中重复出现,加强了全诗的音乐感,也加重了诗人彷徨和幻灭心境的表现力。

    整个诗每节六行,每行字数长短不一,参差不齐,而又大体在相隔不远的行里重复一次韵脚。每节押的两次到三次,从头至尾没有换韵。

    全诗句子都很短,有些短的句子还切断了词句的关连。而有些同样的字在韵脚中多次出现,如“雨巷”、“姑娘”、“芬芳、“惆怅”、“眼光”,有意地使一个音响在人们的听觉中反复。

    这样就造成了一种回荡的旋律和流畅的节奏。读起来,像一首轻柔而沉思的小夜曲。一个寂寞而痛苦读旋律在全曲中反复回响,萦绕在人的心头。

    ……”

    不得不承认,叶湘这位《现代诗刊》的总编对《雨巷》别开生面的解析,让他也跟着沾了光,连带着他的《现代诗刊》的销量都增加了,这简直给不少诗歌杂志都做了一个极好的榜样,仿佛就是在明示它们,这才是蹭热度的最佳方式。

    吹捧王德孚、解析他的现代诗,人人都会,但是现在诗歌都流传了这么久,那些经典的解读早就已经抢占了正统的角度,要想再吸引别人的眼球,那就要角度刁钻,如果能想到作者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地方,再进行赏析的话,那才是最骚的。

    还是那句话,当作者面向公众创作出了一篇内涵深刻的作品之后,那这篇作品的解释权,就已经不再属于作者了,毕竟作者就是个写文的家伙罢了,又怎么懂得赏析呢?

    王德孚在发现他自己对那些现代诗的澄清,根本就在众多的经典解读中翻不起任何风浪之后,干脆就懒得再关注这一场意外事故了。

    不过他经历这样一场意外,自然在对待女人方面,更加谨慎了,之前的迷之自信,当然也不存在了,他觉得不管是年纪多大的女人,那都不能小觑,否则真不知道对方会整出怎样的幺蛾子。

    而王德孚不知道的是,围绕他几首现代诗的风流韵事,还彻底让那位对他满怀期待的虚荣才女梁婧,对他充满怨念。

    梁婧觉得自己对王德孚的那一腔少女情怀,被王德孚辜负了,她通过吹捧王德孚的那些作品,所抛向他的媚眼,都抛给了瞎子看!

    不过梁婧自己绝对是不会承认的,那就是她很嫉妒凌静苏、陈清乐,只因这些她都没有听说过的女人,竟然可以得到王德孚的赠诗,然后瞬间扬名!

    这让辛辛苦苦地去蹭王德孚的热度,各种给他的作品写评论的梁婧,情何以堪?

    所以这一次,梁婧并没有再向之前那样吹捧王德孚,而是很客观地对他的现代诗进行了批判,选择批判的当然是被吹得很高的《雨巷》。

    梁婧表示《雨巷》太单调,只是一种回荡的旋律和一种流畅的节奏,确乎在每节六行,各行长短不一,大体在一定间隔重复一个韵的七节诗里,贯彻始终。用惯了的意象和用滥了的词藻,却使这首诗的成功显得浅易、浮泛。

    《雨巷》是王德孚用美好的“想象”来掩盖丑恶的“真实”的“自我解脱”,是用一些皂泡般的华美的幻象来欺骗自己和读者,除了艺术上的和谐音律美外,在内容上并无可取之处。

    可惜的是,梁婧这一次选择批评王德孚,竟然没有成功蹭到热度,引发更大的关注度,可能是因为魔都的四大才女作家,都齐齐地对王德孚的另外两首表示赞赏,其中有位才女作家还模仿了《见与不见》,创作了新诗,一下子就引发了“见与不见体”的风潮!

    这样的结果,让梁婧对王德孚的怨念更深了,可能之前她总是成功蹭到热度,让她产生了错觉,那就是王德孚是独属于她的。

    只可惜现实给了她当头一棒。

    而在众多男性文人、女性文人花式解读王德孚的现代诗时,王德孚却已经彻底进入了创作长篇小说《龙头》的状态,而对于那个“魔都通俗小说大赏”,他也充满了信心,哪怕这个小说大赏,竞争者无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