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网> 大文学家 > 第123章 眼中只有她
    陈清乐在与姐姐陈清焰一起去见王德孚之前,她都已经在幻想王德孚在见到她第二面时,眼中露出的惊艳,以及与之前截然不同的态度。

    难道盛装出门的她,还会被根本没有打扮的姐姐给压制?

    而姐妹俩一起走在路上,所遇到的路人们的目光,也让陈清乐的自信心越来越膨胀了,她就觉得这波非常稳,她心里还愈发感谢姐姐给面子,不愧是亲姐。

    毕竟陈清焰要是也好好打扮一下的话,那姐妹俩就是真的如同盛开的花朵那般,各种争奇斗艳了,只不过陈清焰就好像莲花,而陈清乐则蔷薇,类型终究是不同的。

    可是陈清乐在这个距离学校颇近的公园见到孤身前来的王德孚时,对方的表现,再一次让陈清乐觉得,她好像又出现了错误的判断。

    王德孚的眼中竟然只有陈清焰,穿了一身好似另外一个世界经典民国风的校服,上身蓝色的衣衫,下身黑色的裙子,裙子下是两条裹着纯白裤袜的美腿,她还梳了两条非常简洁的麻花辫,素面朝天却清丽如仙。

    他觉得这一刻的陈清焰真的美极了,甚至比他第一次见到对方,都要有感觉!

    可能是因为第一次陈清焰的穿着打扮,显得太过刻意吧,好像她自己本来都很少穿那种贵族小姐风范的衣服,偏偏为了所谓的礼节,而强行穿了那种风格,导致有一种微妙的违和感。

    当然,因为漂亮的女孩穿什么都漂亮,所以那时的陈清焰,依旧给王德孚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印象。

    至于后来才出现的陈清乐,即使颜值同样过人,但她显露出的那种目的性,以及对婚姻的执着,简直就已经在她那饱满的额头上刻上了两个大字——麻烦。

    对于这样执着于名分的少女,王德孚是敬而远之的,他觉得这种类型的女人,都是玩不起、招惹不得的,因为一不小心上手了,那就会很难脱身。

    这对于暂时没有任何结婚娶亲想法的王德孚来说,这样的女人简直就是禁忌般的存在,她们实在过于现实、理智了,想用“真爱”去感化她们,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所以对于这种根本目的就是为了结婚的女人,王德孚是绝不会去撩拨的,这样的女人就适合找那些老老实实过日子的男人,因为这些男人也秉承着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就是耍流氓的原则。

    这样的老实男人,碰上凌静苏这样的女人,那就是最惨的,她跟男人谈恋爱真不是为了结婚,只是缓解一时的寂寞,享受那种被追捧、跪舔的感觉罢了。

    而她遇到了王德孚这种同类型的家伙之后,也同样没想过要结婚,而是享受之前谈恋爱中的另一方的感觉,跪舔真心是一件特让人开心的事情,因为身为舔狗的她,总能在王德孚那里获得她想要的回应与互动。

    这毫无疑问让凌静苏都越陷越深了,因为跪舔本来就是一件花时间金钱精力的事情,而既然在这个过程中投入了这么多,怎么能承受那种失去跪舔对象的痛苦呢,这其中那巨大的沉没成本实在让人放不下。

    因此,对于陈清乐这种一心想要嫁个最合适最完美男人的女孩,王德孚觉得她应该还是去找个同样一心一意想要娶她好好过日子的男人比较好。

    在王德孚身上浪费时间,是最没有意义的,现在已经从家族中收回了自己婚姻大权的他,根本就不急找什么结婚对象,他觉得那实在让人开心不起来,还是一件让人无比沉重的事情。

    所以为了享受轻松、愉悦的男女之间纯粹的感情,他拒绝会把爱情带入坟墓的婚姻,他始终觉得,男女之间最纯粹的爱恋,那就只仅限于两人之间,将双方家庭扯进来的话,就已经破坏了他心中的完美恋情,拒绝沉重、永远真心。

    此时陈清乐,还觉得王德孚是在故意气她,否则明明那些路人都已经反应出了最真实的东西,那就是和姐姐走在一起的她,今天就是比姐姐有魅力,然而王德孚却故意装出一副不在乎她的样子,玩这种欲擒故纵的把戏。

    讲真的陈清乐觉得自己对这种把戏早就见得多了,无非就是利用女人的逆反心理,来促使女人更加在意那个使用这种把戏的男人罢了。

    陈清乐觉得自己肯定不会被这种把戏迷惑,这玩欲擒故纵,谁又比得上她呢?

    然而让陈清乐渐渐地察觉到情况好像确实不太对时,王德孚便已经微笑着走了过来,完全无视了仿佛被绿叶衬托的红花陈清乐,而是直接向仿佛是绿叶的姐姐陈清焰打招呼。

    陈清乐显然怎么都无法意料到,王德孚这个与这个时代比较脱节的男人,竟然是个彻头彻尾的制服控!

    因此陈清乐的所谓盛装出门到现在就成了彻彻底底的笑话,简直完全枉费了他的一片心思。

    陈清焰依旧比较迟钝,她甚至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因为她根本不知道,第一次她和王德孚见面分开之后,她那一直跟踪着她的妹妹,竟然背着她和王德孚继续见面了,两人还顺理成章地约了一顿饭。

    现在陈清焰是认为王德孚根本不认识她的妹妹,只认识她这个已经关系比较不错的好友,所以他才会直接和她打招呼。

    陈清焰依旧是无比礼貌的,只不过因为她现在确实和王德孚混熟了,两人在信中的交流,还会互相打趣,所以她回应的招呼倒也比较随意。

    而她依旧没有因为和好友的见面而冷落自家妹妹,所以她大大方方地向王德孚介绍道:“默存,你怎么不看看我身边这个小仙女?我给你介绍一下吧,她就是我家最最讨人喜欢的妹妹,名字叫做陈清乐,我家的妹妹可不可爱?”

    王德孚的目光终于转移到了陈清乐身上,他却没有露出任何惊艳的神情,只是很平淡地扫了一眼,然后依旧看着陈清焰,微笑道:“非常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