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网> 大文学家 > 第102章 正事
    晚上的时候,凌静苏其实很担心王德孚多问,一旦她解释太多的话,往往又会有不少马脚露出来,那样她还如何保持她的“纯洁”形象呢?

    她还记得曾经她和王德孚聊天时,理直气壮地表示她母胎单身,一张白纸。

    只可惜王德孚没有因此而对她改变态度,或许在王德孚眼中,没有任何恋爱经历的女人,都不够成熟懂事,反而太没情趣。

    可能一般的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对象,永远都是第一次谈恋爱吧。

    然而让凌静苏松了一口气的是,王德孚并没有对她那黑历史众多的感情经历询问什么,显然他对这些一点都不感兴趣。

    这其实也可以从侧面看出,王德孚并没有真正喜欢凌静苏,因为如果真正喜欢一个人的话,那种强烈的占有欲,会让他不由自主地去想要了解对方的一切,包括过去的感情经历。

    不过这种强烈的占有欲,自然而然又会导致两人之间产生摩擦,因为这有翻旧账的嫌疑,过去的就过去了,硬要抓着不放干嘛,这年头谁还没有点过去?

    男女恋爱期间,翻旧账还是比较影响感情的事情,最好还是不要去寻根究底为好。

    凌静苏又不是十六七岁的少女,她都二十五了,虽然依旧未婚,但怎么可能没有感情经历,倒不如说正是因为她自身不想结婚、吊死在一个男人身上,想要多玩玩,所以才会有之前那样的情况发生。

    毫不客气的说,以凌静苏这样的条件,只要她愿意,早就可以风风光光地嫁出去了,之前能成为她“男友”的男人,几乎都是抱着想要和她结婚的心态和她谈的,可惜最后都被她伤得遍体鳞伤。

    不过伤得最深的,应该就是徐浩天了,因为他确实在阶层上,与凌静苏相差太大了,跪舔得也最厉害,结果也最惨,其他的男人也不会连自尊都被如此践踏。

    “你的那部《烟雨濛濛》写得如何了,要不要给我先看看?”在凌静苏那古色古香的书房中,王德孚直接进入了正题。

    本来这一次凌静苏邀请王德孚,就是要谈她自己按照王德孚给的大纲、人设写的新作的,只是没想到在饭局上两人光腻来腻去了,而在她的家门口,又遇上那样一出好戏,只能说这一次两人的相见,充满了戏剧性与曲折性,让王德孚增加了好多素材。

    凌静苏见王德孚直接问正事了,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莫名感到失落,没办法,王德孚对她的态度,真心太豁达了,似乎都不在意她继续“多线操作”,他的心未免也太大了。

    凌静苏换位思考下,只觉得如果王德孚有其他暧昧对象的话,她肯定会觉得特别不舒服,一定要寻根究底一番才肯罢休。

    这样一对比,分明就是凌静苏输了,因为她更在乎王德孚。

    “《烟雨濛濛》我写了有三万字了,整个年假,我可都把时间投入到写作上去,感觉和以前的我,都不是一个人了,我这下真成了事业女性了。”凌静苏拿出自己的稿件,有些自嘲地说道。

    以前过年的话,她和自己的闺蜜,或者普通男性朋友,不要玩得太嗨,结果今年她整个人都转性了,她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

    或许这也说明她成长了,已经找到了自己真正的追求,并为之而付出努力。

    这其实对那些总是被她魅惑的男人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因为她肯定不会像以前那样有充裕的时间和那些男人玩暧昧,她会更加明确、果断地拒绝男人,防止他们陷得太深。

    其实对男人来说,有时候伤得最深的不是拒绝,而是不拒绝,以至于给了他们不切实际的希望后,又让他们绝望。

    如果这样的女人越来越多的话,分明就会导致男人再也不会有动力去追求女人,感觉追到最后,都会被搞得遍体鳞伤。

    王德孚温和地笑了笑,摸了摸凌静苏的脑袋,仿佛是用这样的举动来夸奖凌静苏的努力,然后他便开始看起《烟雨濛濛》这部作品来。

    此时他和凌静苏的角色,好像发生了交换,他成了编辑,凌静苏成了作者。

    凌静苏这会儿完全收敛了她在面对其他男人时的高冷姿态,甚至都成了王德孚的侍女一样,主动替他准备了茶水,还剥好了柚子。

    王德孚就像大爷一样,一边喝茶,一边吃柚子,还忍不住吐槽了一下柚子上面那苦涩的茎没有完全剥掉。

    凌静苏有些不好意思,身为大小姐,她还从来没有做过为男人剥柚子这种事情,而以前她和其他男人谈时,只要下人不在的话,必然就是那些男人各种迁就她,为她做类似剥柚子这种事情。

    结果她为王德孚剥柚子,还要被王德孚吐槽,偏偏她都没有感到有任何不满,还检讨自己做得不够好,简直就是活脱脱那些迁就她男人的翻版。

    所以说,舔狗们永远都不知道,自己舔的女神,背后还有一个被她舔的男主人,这就是真实的世界。

    王德孚就是这样一个男主人,他在面对女人时,永远都是游刃有余的,理所当然地享受她们的侍奉,这可不是他强迫她们这样做的,而是她们自己心甘情愿。

    王德孚一边看凌静苏的《烟雨濛濛》,一边还对照脑中那位琼瑶的《烟雨濛濛》,倒也觉得颇为有趣,论起文笔,凌静苏已经不比琼瑶差了,不过两人的文风,还是有比较大的区别的。

    所以看凌静苏的《烟雨濛濛》,那种更加新奇的阅读体验,是琼瑶版的无法相比的,实际上连女主角陆依萍的气质,也有所不同。

    琼瑶笔下的陆依萍好像更加直白一些,而凌静苏笔下的陆依萍,则显得更会玩弄人心,这显然就是不同的作者,刻画出来的主角略有差别,不过却也没有脱离王德孚的人设。

    王德孚几乎一口气将《烟雨濛濛》的开头看完,然后露出了满意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