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网> 大文学家 > 第37章 热爱学习的纯粹
    少女名为陈清焰,出身平望陈家,陈家也是一个旧式大家族,祖上几代官宦,致仕之后叶落归根,不过却在县城乃至大市都购置了诸多地产,而随着资本大潮的来袭,吴江县城以及苏州大市的地价、房价迅速上涨,便使得陈家愈发豪富。

    如果拿陈清焰的出身与后世做比较,她大概就是地产大亨的千金,当然这个地产大亨的影响力,只局限在市内,而且陈家有五房人,如果分家的话,地产大亨的资产说不定一下子就会缩水无数。

    而且陈清焰的父亲,除了正妻之外,还有两房姨太太,三个女人一共给他生了五个孩子,前面三个是男孩,后面两个是女孩,陈清焰排行老四,比她最小的妹妹大两岁,她妹妹陈清乐十五岁。

    陈清焰是正妻所生,如果放在古代,那她就是所谓的嫡女了,地位肯定比她那姨太太所生的妹妹高。

    但是当今的风气又不一样了,就好像古代不会有姨太太,只有妾一样,可能在有些人家,姨太太和古代的妾都没什么区别,然而陈清焰的父亲,却尽可能做到平等对待他的三个女人,开了所谓的“真爱后宫”,并且对他五个孩子都一视同仁,自然就没有什么嫡庶之分了。

    因此,陈清焰这个排行老四的女儿,反而不如小女儿陈清乐受宠,可能也因为小女儿实在会讨长辈的欢心,总是大家的开心果,而陈清焰却自小性格沉静、与世无争。

    如果用后世一度流行的词汇来形容陈清焰,那就是“佛系”,只不过这位佛系少女,是极为好学的,她似乎非常享受那种从无知到懂得的过程,她的自学能力,可以说非常恐怖。

    陈清焰五岁的时候,就掌握了众多汉字,然后便再也没有任何阅读障碍了,而家里的藏书,则几乎被她翻遍了。

    她后来发现自己在阅读上有某种强迫症,那就是只要有文字的地方,就会忍不住一直看完它,不管是哪一种文字。

    因此,当她发现父亲的书房还有外文书之后,便又开始学习外文,他的父亲虽然更偏爱小女儿,但对于热爱学习的大女儿,也不会阻碍,还特意为她请了外文老师。

    从陈清焰的父亲开“真爱后宫”这种事看,说明他确实比较开明,这毫无疑问成就了陈清焰。

    陈清焰的童年,几乎就是在学习中度过的,普通孩童怕怎么也无法忍受这样枯燥无味的童年,但对她来说,这就是最开心快乐的童年。

    三年前,她被送进苏州第一女子高中,高中生活对她来说似乎也没有任何影响,她的同学有抱怨高中课程太辛苦困难的,她没有什么感觉,还有同学抱怨这高中不够开放自由的,她也没有什么感觉。

    只要能在某个地方,持续不断地学到新东西,她就能完全待得住。

    现在,陈清焰想上大学。

    不得不说,东吴大学在整个苏州范围内都特有名,基本上已经吹成了“最高学府”,所以对陈清焰这种享受学习的奇女子来说,她真心渴望上大学。

    也正因为如此,她持续关注了东吴大学的校刊《学桴》,每次看到东吴大学已经各种吹风说要在下一学年招收女子入学,她就心生欢喜,而看到上面反对女子入学的文章内容,她就十分不爽。

    不过很显然,现在东吴大学的高层,似乎意见都还没有统一,要不然也不会放任那些反对女子入学的文章,在校刊上随意发表。

    陈清焰看到那些反对女子入学的文章,恨不得直接提笔也写一篇反驳,只可惜她一个女子高中生的文章,怕根本入不得《学桴》编辑们的法眼。

    我需要找个能够替我表达意见的人,凭什么女子不能上大学?佛系少女陈清焰这样想道,为了上大学,她这一次都不佛系了。

    或许这世上没有任何比她上大学目的更纯粹的人了,因为她是真心热爱着学习,而不是为了混文凭什么。

    陈清焰看完了《学桴》前面的校内新闻之类的板块,又下意识往后翻看,其实她对后面的文艺版面,兴趣并不大,但是她的阅读癖发作,不读完它就会很难受。

    对文艺版面兴趣不大的原因,倒不是因为她文学素养不高,相反,她是文学素养太高了,几乎当代的所有中外名著,她都一字不落地看过,外国名著甚至看的还不是译文,因为她看译文会忍不住觉得,这翻译得是什么破玩意,还不如让她来翻译……

    当陈清焰的眼界变高之后,自然便瞧不上一般的文学作品了,而《学桴》文艺版面中的作品,她就觉得很一般。

    其实这也很好理解,真正优秀的作品,怎么会完全无偿地在《学桴》这种校刊上发表呢,那些能写出妙文的当代大作家,哪个不是作品一出来,就被多家杂志、报刊哄抢……

    不过就在此时,陈清焰看到了这一篇《听雪之夜》。

    本来她的思绪还有些纷乱,只因对于不感兴趣的内容,虽然她会因为奇怪的阅读癖,而继续读下去,但她却不会做到完全专注,而会边读边思考,如果由她来写,她会怎么写出完爆该作品的内容来。

    事实上,她确实写了不少东西,但却从来没有公开发表过,她就是写着自娱自乐而已。

    可是此时,她读这篇《听雪之夜》,仅仅读了个开头,整个人的心神,仿佛瞬间沉浸到了这篇作品的意境中去,她找不到任何不专注的理由,因为这篇作品,分明就不该是区区校刊《学桴》上的作品,它发表在《美文》、《散文家》上都绰绰有余!

    这简直就是一篇证明了白话文也可以写得这么有意蕴、有美感的大作!

    陈清焰读了整整五遍,最后才有些无奈地确认,这样的作品,是她写不出来的,她做不到这么花里胡哨、文采飞扬,几乎在赤裸裸地向所有读者炫耀他的文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