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网> 大文学家 > 第16章 柳暗花明
    遭遇拒稿,说实话确实让迷之自信的王德孚,有些难以接受。

    而且让他怎么都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抓住了他为了讨好读者而写的媚俗H部分,导致他在非常不爽的同时,却又无可奈何。

    这件事反而让王德孚自省了一番,以后肯定再也不通过这种方式来剑走偏锋,他要堂堂正正地走文学大道。

    王德孚一言不发地拿过自己付出心血的稿件,即使内心十分难堪、不爽,他表面上还是云淡风轻,这样说道:“既然贵报不接受我的稿件,那我另寻他处。”

    “不送了。”周启云的脸上浮现出了胜利的微笑,他难道真没看出这部作品的好?无非是涉及他自己的利益,他可不希望自己手下有不受他控制的作者。

    周启云还忍不住说道:“另寻他处也机会渺茫,没有哪家正规报刊杂志会接受粗鄙下流的作品。”

    王沫儿看到自家少爷遭遇了这样的挫折,只觉得心疼得要命,不过她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心中对少爷能否通过写文赚钱这件事,也变得不那么坚定起来。

    实际上王沫儿和王德孚相处这么久,也渐渐变得不想回家了,因为她觉得和王德孚在一起确实很轻松自在,她可以感到,对方真的是骨子里有种人人平等的思想,真不把自己当人上人。

    这样发自内心的尊重,是王沫儿在之前的大家族中感受不到的,她即使再得吴氏的宠幸,也不过是个丫鬟。

    很显然,王沫儿受到了王德孚个人作风潜移默化的影响,正在渐渐从一个满脑子封建思想的女子,转变成思想更加开放的新时代女性。

    周启云最后的那番话并没有影响到王德孚,不过这一次被拒稿的挫折,确实让王德孚也收获了不少,他本以为在这个时代肆意“开车”是不会遭遇河蟹神兽,但万万没想到的是,他本来所认为的文章卖点,竟成了拖累。

    不得不说这是一件很讽刺的事情,然而那些最顶尖的世界名著,有多少里面会有媚俗的H内容?

    都说是先有《金瓶梅》,才会催生出《红楼梦》,可是两本书放到一起,永远是《红楼梦》更有格调,研究“红学”的学者也比“金学”更多,《红楼梦》让曹雪芹名垂青史,《金梅瓶》的作者兰陵笑笑生到底是谁,至今都是个迷。

    王德孚走出编辑部,心态已经在极短的时间内调整了过来,比起被拒稿,他其实有了更大的收获。

    然而还没走多远,跟着出来的杜书桓,却喊住了他,他彬彬有礼地进行自我介绍,并递出一张名片。

    王德孚疑惑道:“杜编辑,你这是?”

    杜书桓其实对王德孚的这部作品相当有兴趣,他是真心想看接下来的剧情发展,他这样说道:“不知道你会把这部作品投到哪里?”

    “暂时还没有好的选择,可能我还会回去后修改修改。”王德孚这样回应道。

    “这样吧,我给你推荐一家专门刊载文学作品的杂志,名叫《红蔷薇》,这份杂志刚刚创立没多久,销量不过五六千,但杂志的创办者很有追求,目标是向《紫罗兰》看齐。”杜书桓说道。

    《紫罗兰》是这个时代相当著名的文学读物,几乎是所有的文艺少女必追的杂志,销量接近五百万!

    它甚至还有英文版的,英文名:Violet,远销海外,它是华夏日不落帝国第一本正方形杂志,封面题写是著名京剧大师梅蓝方,创办者是周瘦鹃,魔都四马路大东书局发行。

    它的封面追求时髦,版式注重美观,正文插入图案画和仕女画。主要栏目有小说笔记、长篇小说、妇女与装饰、侦探之友、说林珍闻、小天地等。

    这个时代的许多才女作家,都以在《紫罗兰》上发表文章为荣。

    杜书桓觉得,“伊人女士”怕是也向往《紫罗兰》的,但是“伊人女士”的作品想刊登在魔都著名杂志《紫罗兰》上,显然没那么现实,于是他就推荐了刚刚才起步的《红蔷薇》。

    《红蔷薇》的创办者,是他的一个朋友,文艺女青年,已经二十五岁了,竟然还没结婚嫁人,反而出来办杂志,让杜书桓颇为敬佩,他觉得自己向她推荐这部作品,是在帮她,当然也是在帮“伊人女士”。

    王德孚听到这什么《红蔷薇》的杂志销量才五六千,在这个识字率并不差的时代,着实有些可怜,毕竟这个时代不少人,在闲暇之余,只能通过购买报刊、杂志消遣,所以有些畅销的杂志,其销量是非常恐怖的!

    《紫罗兰》那五百万的销量,远没有达到顶尖杂志销量的层次。

    《红蔷薇》的销量当然让王德孚不是很满意,但他转念一想,他写这部《情与性》,就是为了赚笔快钱,只要对方给他稿费,那为什么要管刊登在哪里呢?

    所以王德孚也甩开了文人的面子,直接询问道:“《红蔷薇》能开出多少稿费?”

    杜书桓心想,自己的那位朋友,肯定是不差钱的,所以他底气十足地说道:“稿费千字1银元起,若此文颇受欢迎的话,到时候肯定提价。”

    王德孚知道在苏州这个地方,千字1银元的价格,对新人作家来说,已经很不错了,实际上魔都的新人作家,才能拿这个价。

    所以他痛快地同意了,这让杜书桓大喜,立马问王德孚能不能将稿件给他,他要回去拜读大作之后,再去亲自给《红蔷薇》的总编凌静苏。

    王德孚有些犹豫,没有见到稿费,他怎么安心将作品交出去?他现在很缺钱。

    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王沫儿终于开口,替王德孚将不好意思说的话说了。

    杜书桓也确实够爽快,在知道这份稿件有大概两万字之后,直接掏出20银元,先支付了稿费,然后美滋滋地将稿件拿了回去,出身优渥的他可不差这20银元,好比后世的富二代根本不在乎2000块钱一样,他在乎的是精神上的享受。

    回到家后,几乎一吃过晚饭,他就迫不及待地开始阅读起《情与性》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