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网> 谋明天下 > 第四百五十六章 争执和决断
    后金鞑子疯狂进攻锦州城池,冲淡了登莱新军夺取后金鞑子粮草的喜悦。

    吴宗睿很清楚,锦州城池危在旦夕,他更清楚后金鞑子疯狂进攻锦州城池的原因,换位思考,自身处于这样的境地,也会这样做,至少需要试一试。

    多铎和阿济格麾下的后金鞑子,粮草还能够维持一段时间,说到底多铎很有可能是拼死一搏了,如果拿下了锦州城池,所有问题迎刃而解,但如果不能够攻陷锦州城池,则其麾下的后金鞑子,将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

    多铎第一次出任主帅,绝不想灰溜溜的回到盛京去。

    现如今的多铎和阿济格,最为期盼的是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攻陷锦州城池,第二件事情就是与登莱新军展开面对面的厮杀。

    刘宁等人自然是不会说及驰援锦州城池的事宜,他们习惯于服从吴宗睿做出的战略部署,但熊文灿就不一样了。

    身为皇上和朝廷派遣的钦差大臣与使者,熊文灿是决不能让锦州城池出现危险的。

    进入厢房的时候,熊文灿的脸色不是很好。

    吴宗睿派遣登莱新军将士乘坐战船抵达廖家村,突袭后金鞑子,夺取了二十万石粮草,斩杀一千多后金鞑子,生擒三百多后金鞑子,这些后金鞑子都是满八旗正蓝旗的军士,并非是汉军,这样的胜利对于明军来说,可谓是巨大的功劳了。

    如此重大的战斗,熊文灿压根不知道,战船回到觉华岛,卢象升等人回到宁远城池禀报战况的时候,熊文灿才知道实情。

    换句话说,熊文灿被排除在辽东战局之外了。

    熊文灿也曾经指挥过作战,战术布置保密是首当其冲的,所以理智上,他能够理解吴宗睿,可是感情上面无法接受,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代表皇上和朝廷的,牵涉到辽东的战事,吴宗睿应该和他通气。

    吴宗睿独自在厢房,脸上没有笑容。

    “吴大人,后金鞑子疯狂进攻锦州城池,我认为锦州必须要得到驰援。。。”

    吴宗睿看着熊文灿,没有马上开口说话。

    “吴大人,登莱新军获取了后金鞑子的粮草,近十万的后金鞑子,很快就会粮草不济,多铎和阿济格明白他们处于危险之中,一旦粮草告罄,他们无法维持,所以他们会拼死一战,一定要拿下锦州城池,我担心祖大寿等人无法抵御后金鞑子的进攻。。。”

    “一旦锦州城池被后金鞑子拿下,辽东的战局将要出现巨大的变化。。。”

    “不知道吴大人考虑到后果没有。。。”

    熊文灿说的很不客气,虽然吴宗睿品阶比他要高。

    吴宗睿微微点点头。

    “熊大人,你说的全部在理,我已经想到了这一点,不过短时间之内,我还没有驰援锦州城池的打算。。。”

    熊文灿的脸色一下子红了。

    “吴大人,若是锦州城池失陷,生灵涂炭,你身为蓟辽督师,如何向皇上和朝廷交代。。。”

    吴宗睿依旧脸色入常,他能够理解熊文灿的心情。

    “熊大人,身为蓟辽督师,我负责整个辽东的防御,你以为我不着急吗,不过现在不是出击的最佳时刻,后金鞑子已经彻底疯狂,如此情形之下,我们驰援锦州城池,只会让多铎和阿济格更加的疯狂,万一我们驰援锦州城池作战失败,你认为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熊文灿跺了一下脚。

    “吴大人,登莱新军已经获取了后金鞑子的粮草,在廖家村打败了后金鞑子,乘势驰援锦州城池,也一定能够打败后金鞑子,如此好的机会,你为什么不把握。。。”

    吴宗睿的神色变得略微严肃,看着熊文灿开口了。

    “熊大人,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后金鞑子的粮草至少还能够维持十日左右的时间,若是我们这个时候驰援锦州城池,面对的是后金鞑子疯狂的进攻,两军相持难分胜负,或者是略微处于下风,多铎和阿济格一定会全面撤军,进击辽东的十万后金鞑子,除开其中的三万汉军,其余的八旗军和蒙古左右营军士,清一色的骑兵,他们要是全线撤退,我们如何追赶。”

    “既然后金鞑子来到了辽东,就不要想着轻易的离开,至少需要留下一些东西,再者说了,我的目的是打败后金鞑子,打疼他们,让他们从此不敢觊觎辽东。”

    “锦州城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我比你更清楚,当初我将驻守宁远城池的一万多将士调遣到锦州城,就是考虑到锦州可能遭遇到后金鞑子疯狂的进攻,连续两个多月的进攻,后金鞑子一样是损失惨重,驻守锦州城池的祖大寿和金国凤等人,务必要咬紧牙关,死死的拖住后金鞑子,让他们陷入到彻底的疯狂之中。”

    “我相信祖大寿和金国凤等人一定能够守住锦州城池,只要他们拖住后金鞑子,就立下了最大的功劳。”

    吴宗睿的话语,让熊文灿沉默了一会。

    再次开口的时候,熊文灿变得平静了一些。

    “吴大人的意思我明白了,想不到吴大人布下了这么大的一盘棋,只是这盘棋的关键,还是锦州城池,除非锦州城池能够抵御后金鞑子的疯狂进攻,否则吴大人的这盘棋,怕是也难以取得最终的胜利。”

    吴宗睿微微一笑,看着熊文灿。

    “熊大人的意思,是觉得祖大寿和金国凤等人难以抵御后金鞑子的进攻,我登莱新军必须要尽早的出击,驰援锦州城池吗。”

    熊文灿楞了一下,马上开口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吴大人手持尚方宝剑,负责辽东的一切事宜,所有的战斗部署,皆以吴大人的部署为准,我不会干涉,我只是觉得,有时候战局会出现某些变化,吴大人想着彻底打败后金鞑子,这个想法自然是好的,而且吴大人夺取了后金鞑子的粮草,已经走好了第一步,可吴大人也要好好想想,万一锦州出现危险,该怎么办。。。”

    熊文灿的意思很明确了,就是提醒吴宗睿注意,有些想法是好的,但如果出现变故,好事情变成了坏事情,就不好办了,所以还是要保守一些为好。

    说白了,登莱新军这个时候驰援锦州城池,很有可能迫使后金鞑子全面撤退,离开辽东,这也算是重大的胜利。

    从这个程度来说,熊文灿还算是好心。

    吴宗睿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熊大人,你的意思我明白,不过我觉得,这一次机会难得,我们若是能够彻底打败后金鞑子,今后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压根不敢觊觎辽东,这样我们就能够彻底稳固关宁锦防线,如果我们仅仅是将后金鞑子撵走了,不要多长的时间,他们必定卷土重来,再一次的作战,他们会更加注意,会做到万无一失,到时候我们面临的危险更多。”

    “还有一点熊大人想必也知晓,此次领军作战的是后金的豫亲王多铎,多铎二十四岁,第一次作为主帅领兵作战,不管是战斗经验,还是对于战局的掌控,多铎都有些生疏,更加重要的是,多铎渴望获取作战的胜利,丢失了粮草,如果换做皇太极领兵,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撤军,等待下一次的机会,不会将近十万的军士放置于巨大的危险之中。”

    “这样的机会太少了,今后几乎不可能出现,如果我们失去了这么好的机会,那我们就是罪人,无法向皇上和朝廷交代,无法向那些遭受过后金鞑子蹂躏的百姓交代。”

    “熊大人,你说是不是。”

    熊文灿低头思索了好一会,终于抬头了。

    “吴大人,我明白了,不过我还是有一点建议,是否可以派遣小股的部队,偷袭后金鞑子,拖延时间,让他们分心,无法全力进攻锦州城池。。。”

    吴宗睿再次的摇头。

    “熊大人,一切我自有安排。”

    。。。

    熊文灿离开厢房不长时间,刘宁进入了厢房。

    “大人,属下刚刚看见熊大人来了。”

    吴宗睿看着刘宁叹了一口气。

    “刘宁,你是不是也亟不可待的想着领军驰援锦州城啊。”

    刘宁的脸一下子红了,低下头了。

    “我就知道你有这样的想法,想着与后金鞑子面对面的厮杀,想着彻底打败多铎和阿济格,你放心,肯定有机会,而且不要多长的时间了。”

    说到这里,吴宗睿站起身来了。

    “多铎和阿济格疯狂的进攻锦州城池,说明他们还是颇为理智的,这个时候,我们不妨给他们添上一把火,让他们彻底的疯狂起来,只有让他们彻底的疯狂,才会让他们走向灭亡。”

    刘宁抬头看着吴宗睿。

    “大人,您是不是有什么部署了。”

    “嗯,我已经写了一封信,专门给多铎和阿济格的,你从被俘获的后金鞑子之中,挑选两人,将信函送给多铎和阿济格,相信他们看到这封信之后,一定会陷入到彻底的疯狂之中,多铎还是太年轻了。。。”

    刘宁点点头。

    “是,属下这就去挑选两名后金鞑子,让他们将大人的信函送出去。”

    走出厢房的时候,刘宁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其实吴宗睿的年级比多铎大不了多少,两人的年级差不多,想不到吴宗睿居然说多铎太年轻了。

    也许这就是差距吧,自家大人比多铎和阿济格强了不知道多少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