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网> 娱乐圈刑警 > 第五百九十八章 不存在的
    两个人又是导演又是剧本的聊了一晚上,却还有个最重要的问题没谈起。

    资金!

    拍电影没钱怎么行?

    光是片酬,对普通人来说就是个天文数字吧?

    虽然现在关于该问题正处于风口浪尖上,但该给的合理薪酬还是要给的。

    就算欧灿公司出资,他自己不拿钱,这笔费用仍旧省不了多少。

    而且独资风险太大,也没见哪家电影公司会这么干。

    不过嘛,说到影视剧投资,闵学倒想起一家公司来。

    没错了,就是米氏。

    他和米氏合作的次数可不算少,算是老朋友了,此次再合作起来也驾轻就熟不是?

    而且和米氏合作还有一大优势,掌舵人米书兰十分尊重编剧的意见!

    有了米氏和欧灿公司的牵头,再加上闵学编剧的名头,这项目就算是妥了,起码资金方面完全不用发愁。

    至于场地、设备、导演、演员这些,有了资金还怕没人吗?

    初步商定后,这场小聚终于告一段落。

    欧灿还算仗义,又请了顿早饭这才叫来助理开车兴冲冲的离去。

    咦?

    助理又换了?

    居然不是上次那个助理妹子了,又换了个小年轻。话说这厮换助理的速度真是有够频繁,也不知啥毛病。

    不过单看欧灿这急匆匆的样子,想必是迫不及待的准备深入研究角色了。

    看来拍完《眉公河行动》后休息的空窗期,这位影帝候选人又完美的找到了一份活儿干。

    然而一晚上没睡觉的闵学貌似还要上班?

    不同于明星的是,公职人员上班时间明显不能喝酒。

    虽然后半夜光聊天没再喝,但对于不是海量的人来说,前半夜的那些酒已经足够闵学“化解”许久了。

    至于为什么没像上次在金国那样“千杯不醉”,天知道!

    不过现在嘛,最好的选择还是睡一觉。

    作为大队一把手,翘班睡半天觉谁奈我何?

    好吧,开个玩笑,闵学还是照程序请了半天假后,准备找个代驾打道回府。

    虽说神志清醒,走路一如往常,但开车这种事情,还是儿戏不得。

    可交通事故这种事情吧,总是在你预料不到的时候发生。

    “嘎吱吱”的刹车声后,是“嘭”的一声铁皮相撞之声。

    好在绑着安全带,车上人都安然无恙。

    刚一撞车,会所派出的代驾小伙就急忙向后排的闵学解释道,“老板不管我的事儿,是对方闯红灯。”

    闵学挥挥手,示意他不要着急。

    事故责任他看的分明,确实是路口绿灯亮起前行时,对方闯红灯撞上的。

    好在对方刹车距离足够远,没出现什么惨剧,只是两辆车少不得要进一趟修理厂了。

    事故一出,刚还貌似没几个行人的街道,突然就出现了一批围观人群。

    闵学不方便下车,本想让代驾小伙代为处理,却见对方车主小跑着主动凑到窗前解释起来,“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有急事儿,这是我电话号码,你的修车费用我全包了!”

    说完也不等回应,这位年过不惑的中年秃顶车主便又急匆匆的上车开走了。

    “这...”

    代驾小伙再次将目光向后看去,“老板,要打个电话验证试试看吗?”

    闵学摆摆手,“不必,看样子对方是真有急事。”

    代驾小伙也没多言。

    后座上的人他又不是不认识,那是差这点儿修车钱的人吗?

    于是乎油门一踩,再度开出。

    这真是史上最快的交通事故之一,从发生到处理完毕总共耗时不到一分钟。

    围观众见没热闹好看,一早自行散了开去,不过这起小小的车祸注定会成为许多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闵学补觉后,叫了碗粥,下肚后满血恢复,元气满满的回到了办公室。

    只是今天的人是不是有点少?

    又发生了什么案子?

    不等闵学发问,于雪青已经打办公室走了出来。

    “闵队来了,听说您身体不舒服,怎么不在家多休息休息。”

    闵学叹气,“闲不住的人,天生劳碌命呐。”

    于雪青捂嘴偷乐,“您啊可别自谦,这明明叫兢兢业业!哦对了,陈辰、老顾他们出现场去了,好像说是一起灭门案。”

    “灭门?”闵学下意识的重复了一遍,话说最近的案件是不是都太惨烈了点,这怎么又来一起如此严重的?

    “也算不上灭门吧,”曹小白不知什么时候从后面跟了上来,“一家四口死了三个,还剩下一个小儿子和朋友去外面玩,侥幸逃过一劫。”

    “报案的就是这个小儿子,满林,他是在早晨回家的时候,开门后发现了家里的惨状。”

    闵学一回头,“案情挺熟啊,你怎么没跟着去?”

    曹小白喏喏了半天没说话。

    于雪青见状忙道,“我那边还有点事儿,先去忙了!”

    说着妹子好像真的很急似得小跑回了办公室。

    人走了半天,曹小白这才迟疑着道,“我知道这样说很没出息,也对不起刑侦这份职业,但...我最近真的老做噩梦!”

    “......”,闵学半晌无语。

    曹小白这是受上次那个母子双尸案的影响吧?不再接触案件还不觉得,这又来个灭门案,怪不得丫会不敢去现场了。

    不过小朋友...如果让你再碰到个吃人肉的,你会不会直接崩溃呐?

    虽然从这么久的接触来看,闵学不觉得一向缺根弦儿的曹小白心理会如此脆弱,但他也没打算这么刺激曹小白。

    做刑警久了,谁还没个心理虚弱期了不是?

    “放你几天假,带着馒头出去玩玩吧。”闵学发话道。

    一味紧逼不是办法,有时候适当的放松下也许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曹小白闻言简直惊呆了。

    这...大魔王不会是在说反话试探吧?

    我是不是该义正辞严的拒绝,并表态最爱的就是工作?

    曹小白在做着疯狂的心理斗争。

    此时此刻,什么心理阴影,不存在的!

    所以说,人在高度集中注意力的时候很容易思维活跃。

    数秒后,曹小白试探性的道,“要不我先陪闵哥你去现场吧,等这案子完了再休个假?”

    曹小白自认为以退为进的答案,换来的是闵学意味深长的一笑。

    嗯...这才对嘛,小朋友哪来的什么心理问题?这不是高高兴兴的主动要求去现场吗?

    至于休假?

    不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