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网> 快穿之不当炮灰 > 第八七二章 无限副本40
    “我是众志成城公会的,想邀请123小姐加入我的公会,待遇从优。”自称叫寒冰的男战士道。

    然后说了具体的待遇问题,这个倒跟明之选说的差不多,反正肯定是比在她目前的队伍好。

    安然听寒冰提起了他们公会的名称,不由暗自嘀咕,想着这军方的公会是不是统一起名字的,看,万众一心,众志成城,还是一系列的呢。

    看寒冰也是来找自己入会的,安然不可能因为对方说的条件好,就直接同意了,因为好的条件往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天上不可能掉馅饼,所以安然自然也提了跟上一次明之选一样的条件,而且因有人找过一次,所以安然都将条件准备好了,不用想了,能直接说出口了。

    “请问加入军方公会我能自己找队伍组队,而不是非要听你们安排吗?还有,是谁跟你说我的长相的?我想知道是谁泄露了我的消息。”安然道。

    至于匿名安然就没提了,因为她马上就能买改名符了,到时可以用名字示人了。

    上一次的明之选听了安然提的条件,什么都没答应,这一次寒冰虽然也没一口答应,但是表示马上请示领导——虽然明之选当时也说请示领导,但明显是敷衍的话,因为根本没下文,但寒冰说马上请示领导,却是当着安然的面,真的马上请示了,看样子,最起码寒冰比明之选要有诚意一些。

    寒冰请示过后,便跟安然道:“打副本的话,可以随你自己安排,但是,如果我们在有需要的情况下,我们支付报酬,聘请你帮我们刷某个副本,这样行不行?”

    只要钱能办到的事,那都不是事,他们关键是要安然用这个技能在关键时刻帮到他们,所以领导就这样说了。

    听寒冰开创性地提出了这个聘用提议,安然微怔之后便道:“这样行。”

    如果什么都不给,还要自己听他的,那她自然不愿意,但如果能得到报酬,相当于给人打工,那安然还是愿意的,所以当下便同意了。

    寒冰看她同意了,不由高兴,因为这最重要的问题同意了,接下来这个问题领导已经说了,可以跟她说,那等自己说完,这个123肯定会加入自己的公会了,这样一来,他的任务也就完成了,这让他能不高兴吗?

    于是当下寒冰便道:“你问的后一个问题……”

    安然看向他,要知道当初明之选说要为客户保密,没说,但这次的寒冰,却跟明之选不一样,看安然看向他,考虑了会儿,便说了。

    当下便道:“我们是从一个叫一地鸡毛的玩家那儿得到的消息。”

    对他来说,那个眼线不值一提,但安然,却是他需要拉拢的人,所以自是以安然的意见为重。

    虽然他也知道出卖眼线,要是别人知道了,会导致以后情报工作不好开展,但是为了挖到安然这个有变态技能的高玩,权衡了下利弊,他也只能做这样的选择了。

    “一地鸡毛?!我们队里没这个人啊。”安然听了不由皱眉。

    之所以皱眉,原因很简单,因为她的队伍里,没有一个叫一地鸡毛的玩家。

    寒冰道:“据我们调查所知,这个事情泄露的过程比较复杂。这个叫一地鸡毛的,是你们队伍里长相守的女朋友的哥哥,好像是长相守无意中跟他女朋友吹牛,说起了你,他女朋友又跟她哥哥说了,她哥哥很不巧,是一笑红尘的死对头,早看一笑红尘不顺眼了,既想撬了一笑红尘的墙脚,又觉得你能卖个好价钱,就挂到网上卖了你,你这消息的确值钱,他给我们每家开了一件紫装的价格,联系他问你消息的不下几十家,他算是卖你的消息,卖了个盆满钵满,比他打副本赚的多多了。”

    听了寒冰的解释,安然这才知道,原来泄露自己消息的人,还真不是她那些队友,只是他们中有人无意中说漏了嘴,被一笑红尘的对头知道了,那人早就看一笑红尘不顺眼了,这时知道了这个秘密,便故意说了出去,本来他是想着让人挖走安然,给一笑红尘沉重一击,然后还能卖消息赚好几笔钱——因为不止卖一家——现在嘛,虽然安然没走,但搅得一笑红尘跟队员们离了心,你猜疑我,我猜疑你,也算是达到目的了,说起来,这人还真毒啊。

    安然知道了,当下便道:“好,我知道了,这样,我将这事跟一笑红尘通个气,然后我就去你们公会。”

    寒冰看安然答应了,不由喜不自胜,当下自然没什么意见,一迭声地道:“好好好,你去吧,我等你。”

    当下安然便联系一笑红尘,道:“我已经查到是谁泄露消息的了。”

    “是谁?”一笑红尘忙问,然后又道:“你是怎么查到的?”

    要知道他都查不到,安然是怎么查到的?——这个疑惑让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安然道:“又有军方的人联系我,我问了他们情况,他们说,是个叫一地鸡毛的人说的,而这个叫一地鸡毛的人,是听他妹妹说的,而他妹妹,好像是长相守的女朋友,长相守无意中泄露了我的消息,让他女朋友知道了,他女朋友跟她哥说了,于是就这样了。”

    作为公会里一直以来的死对头,一笑红尘自然是认识一地鸡毛的,听到这儿,不由气红了眼,咬牙切齿地道:“真是不要脸啊!为了害我,连美人计都使出来了!”

    “……”安然觉得对方应该不是使了什么美人计,而是真的谈恋爱,毕竟要使美人计的话,不该是找人接近这个队伍里的主心骨,好比自己么?接近水平在队伍中不过中等的长相守干什么?

    不过这个她就不参与讨论了,当下安然便跟一笑红尘道:“队长,我已打算去军方公会,所以也顺便跟你道个别。”

    正沉浸在被人使了毒计所以满肚子火的一笑红尘,听安然这样说,不由懵了,道:“什么?!你要走?!”

    他这是屋破偏逢连夜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