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网> 公牛传人 > 第七百三十三章 巨人的死穴
    第一节,火箭靠保罗和姚月半二人苦苦支撑,勉强维持住局面,和森林狼打了个平手。

    这不是长久之计,打巨星球的好处的简单有效,坏处是一旦巨星们体力下降,命中率也会随之下降,届时,比赛就脱离了掌控。

    第二节,白已冬休息,火箭保留保罗在场上,姚月半下去休息。

    森林狼场上的双后卫,斯潘诺里斯与乌基奇的配合,打得火箭的外围毫无招架之力。

    保罗的防守很好,偏偏遇到抽风的斯潘诺里斯。

    如果是正常状态下的斯潘诺里斯遇到现在的保罗,结果会很难看。

    现在情况有变,斯潘诺里斯连续投进两记干拔三分,保罗的防守不敢放得太大。

    随后,斯潘诺里斯在突破上做文章,完美的突投结合,居然和保罗打得有来有回。

    白已冬望着道路的尽头,他正在更衣室享受训练师的按摩,“托姆,你的手法越来越好了。”

    “白狼,你现在不应该说话。”训练师希望白已冬闭上他的嘴巴。

    白已冬只好闭嘴了:“语言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啊,算了,不说就不说,没什么大不了的。”

    白已冬休息了整整一节,队友的表现让人很放心,半场打完,森林狼领先8分,斯潘诺里斯第二节单节砍下12分,是森林狼取得领先优势的最大功臣。

    “伙计们,保持这股活力,胜利属于我们。”凯西对球员的表现很满意,“伯恩,保持韧劲,也许你真的能盖姚的帽。”

    “你放心吧,我一定会盖他的球,我今晚就是为此而来的,如果不能盖他一次今晚的比赛是不完整的!”梅德维壮志凌云地说。

    凯西点头称赞:“不管你能不能行,有这个自信是好的,我相信你能做到,加油吧。”

    “有自信是好事,如果太过于自信,结果会让你失望的。”瓦沙贝克最擅长的事情,不是努力训练,而是泼梅德维德的冷水。

    梅德维德最喜欢做的事情,也不是上场比赛,而是跟瓦沙贝克犟嘴,这两人好像天生就不对路,在一起准要吵架。

    “开玩笑,别说我肯定能盖他的球,就算我不能,我也不会失望,这一切都是萨欧拉的安排,如果我今天没有封盖巨人,那只能说明萨欧拉不希望我过早成功,我还年轻,需要磨炼,这是最好的机会。”梅德维德说了一大段废话。

    “我说,你们能用英语好说吗?”哈达威听不懂他们说什么,听着干着急。

    白已冬笑道:“听不懂也挺好的,反正不是什么有意思的内容,听不懂也罢。”

    “好了,静一静,这是我们下半场的目标,冰封克里斯,消耗姚,这两件事只要完成一件,胜利便是我们的囊中之物。”凯西说。

    为了冰封保罗,凯西让白已冬下半场出任一号位,斯潘诺里斯摇摆到二号位,瓦沙贝克站三号位,内线依然是易健联和梅德维德。

    这个阵容,森林狼拥有绝对的高度、速度、运动能力。

    可以说,除了凯尔特人,联盟没有几支球队能排出比这更让有天赋的阵容。

    对比火箭的运动能力,森林狼这五个人简直是飞禽走兽,比赛一开始,白已冬引领这群天赋男打了火箭一个措手不及。

    易健联挡拆外拉,瓦沙贝克内切斯潘诺里斯站右侧三分线,白已冬突到罚球线给瓦沙贝克扔一个空接球。

    瓦沙贝克就地起飞,滑翔于天际,展开双翅,凌驾于天,单手抓球,姚月半的防守来不及阻止,于是成就了这一惊天动地的表演。

    球在瓦沙贝克的手上抡了整整一圈,他非常喜欢大风车扣篮,他的大风车和卡特如出一辙,抡得圆润,扣得有力,看得人痴迷。

    “该死是斯丹克之子,我刚才的机会更好,你应该传球给我!”梅德维德生气地说。

    瓦沙贝克撇了他一眼,没有言语,眼神中包含鄙视和嘲讽,明明没开口,却好像说尽了讥诮之语——谁管你啊?

    “可恶!你这个自我的独行侠,简直是斯特罗之耻,斯丹克怎么出了你这样的败类?”梅德维德大怒。

    瓦沙贝克一点都不生气,心里还有点小开心,“嗯哼……”

    这两个人……白已冬挠着头,实在不知道拿他们怎么办。

    随后,他上前领防保罗:“小保罗,我防你开心吗?”

    如果有人因为白已冬防守自己而开心,那这个人百分百是脑子进水的疯子。

    保罗遇到了大麻烦,他的速度对白已冬没优势,各种变向动作晃不掉白已冬的重心。

    任何一个持球手遇到这么棘手的防防守人都只有一个选项——叫挡拆。

    保罗的选择是正确的,只有挡拆才能破解白已冬的防守。他不是科比,无法迎着防守投篮;他也不是艾弗森,无法用速度跟白已冬一较高下。

    速度没白已冬快,又没有强投能力是球员,遇上白已冬只有一条路可走——把挡拆叫到底。

    挡拆在比赛里越来越重要,白已冬也在研究破解挡拆的方式,除了绕过挡拆,就是队友的配合。

    斯科拉帮保罗挡拆,易健联换防到保罗这里。这是智商上的碾压,保罗起手式一做出,易健联条件反射地跃起封盖。

    这一跳,一切都结了。易健联的防守瓦解,保罗突到油漆区抛投命中。

    “一对一,你是很厉害,但比赛是五对五。”保罗自信地说,“我比你更清楚如何在这种情况下比赛。”

    “说得真好,不过你说这种话的时候别忘了我有六枚戒指,而你连分区半决赛都没打过。”白已冬张嘴便是一发暴击。

    保罗的“防守”立即崩溃了:“OK,你怎么说都行。”

    白已冬自豪地撅起嘴:“那是自然。”

    “你们等着回防吧。”

    白已冬让其他人拉开,然后,在保罗身前三米处,重心缓缓降低,举手投足间的变向,换手,强起,利落地过掉保罗。

    后面的人想要补防,白已冬用力将球往前一砸,本以为是个失误,那球却往反方向弹动。

    补防的人被击球地点欺骗,没有控制好重心,白已冬单手抓球,再起一步,把补防的人也过了。

    依然是右手单手抓球,突破保罗之后,白已冬全程用一只手控球,姚月半的协防上来,两人撞到一起,哨声先响。

    白已冬控制身体平衡,低手挑篮。

    皮球飞到空中,一边旋转,一边降落,然后滚进篮筐。

    姚月半防守犯规,还有加罚。

    白已冬笑道:“小姚,你这防守不行啊,这么简单就被我上进了。”姚月半也惊异不已。

    那么强烈的撞击之后,白已是如何找到上篮手感的?这实在是匪夷所思。

    白已冬本身具备极佳的先天平衡感,本赛季又加强了全身平衡训练,他在空中更加自如,强对抗后的动作也更加轻松

    “And one!”

    “唰!”投进加罚,白已冬快速回防。

    “白狼刚才的进攻打击了火箭的士气,他们需要打出一次漂亮的进攻挽回局面。”

    “是啊,刚才白狼先是突破克里斯·保罗,然后又强打姚月半完成二加一,如果不能打回来,休斯顿会越来越艰难。”

    火箭也想挽回局面,最好的方式是落阵地战让姚月半来打。

    姚月半低位落位,梅德维德如同打不死的小强,被碾过多少次都不放弃,依然挡在姚月半的身后。

    森林狼对姚月半的布置较之上半场已经有所改变。

    上半场出于培养梅德维德的考虑,凯西一直按兵不动;现在到了决胜之时,凯西明确指示队员消耗姚月半。

    对姚月半,最佳的消耗方式是绕前防守、接球包夹以及不断地挡拆进攻。

    姚月半的上肢力量一般,所以惧怕绕前防守;他的策应能力也一般,所以包夹可以奏效;他的速度缓慢,所以防不了挡拆。

    这些都是姚月半众所周知的弱点,这一次,负责包夹姚月半的人是瓦沙贝克。

    “斯丹克之子,我不用你帮忙,你走开!”梅德维德不领情。如果不是凯西吩咐,瓦沙贝克才懒得管他死活。

    姚月半听不懂斯特罗语,现在情况危急,他的背打中途停下,身陷包夹之中,得找到队友。

    姚月半的高度使他可以找到队友,但传球手法却没那么好,这一球传的很臭。

    白已冬一眼就看出了传球路线,上前截下,“反击!”

    斯潘诺里斯奔袭前场,白已冬送出四分卫长传,皮球直达希腊人的手心。

    “该死的!”

    火箭没人拦下斯潘诺里斯,看着他杀向篮筐,只有目送。

    “砰!”

    斯潘诺里斯冲到前场,用一记扣篮了结了进攻。

    “火箭得叫个暂停重新布置了。”

    “再这么下去,比赛就失去悬念了,叫暂停是对的。”